好小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3

博主资料

好小子

博客日志 : 41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日志分类
未分类 (34)

幕后故事:李连杰谈中华英雄

发表: 更新:
阅读(103)


幕后故事:李连杰谈中华英雄

 

我很感谢在《南北少林》拍摄期间所发生的紧张情况,使我对这个社会变得有点愤世嫉俗,我对于拍片这件事感到非常的反感。事实上,我已经做了决定,要放弃电影事业。当电影公司听到这个消息后,强烈地希望我能够重新考虑,“假如你不喜欢这些剧本,你可以想一些自己的东西。”他们是这么说的:“你想要导演一部自己的戏吗?”

 

当时的我很年轻,对于这样的提案我有二种想法,一个是,我看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去表达对这个社会的不满,其二是,我能够把我所遭遇过的一些不平等现象,透过电影的方式去呈现。简单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接受这个机会去导演自己电影的原因。

 

当一名中国导演,你不能太过公开地描写实际的不平等待遇。假如你这样做了,你的电影很有可能会被审查或是被迫停工。所以我用不同的设定模式来掩饰这个故事的本意,这部电影的片名叫做《中华英雄》,也代表一个无名的士兵故事,在西方,它又叫做“Born to Defense”。这故事非常的单纯,我现在告诉你,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

 

这部片的设定地点是在山东青岛,时间是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当时的中国是国民党带领之下的战胜国之一,我们与美国、英国、法国等同盟国家结盟。美国与中国的军队一同击败了日本人,并将他们逐出我们的土地,当中国军队与美国军队一起凯旋回到青岛的时候,政府热心的忙着欢迎美国军队,并把他们当成英雄,然而,谁想到中国士兵与他们一样也是蠃得胜利的军人,却觉得他们妨碍了进城的道路,并且禁止他们行走,就因为要封锁这些道路来欢迎美国的军队凯旋归来。中国军队的士兵们觉得很生气:“你看,我在战地里为了我的国家人民出生入死,假如你们不欢迎我归来,那就算了。我现在明白的知道:你们不让我回到自己的家,就因为你们在等待其他的胜利军队归来!?”事实上,两个军队都是在互相扶持的情况下,才能在战场上蠃得最后的胜利,来自于两个国家的军队的士兵们都冒着生命的危险,看见他们的同伴们因此被杀害,可能也会为他们叫屈,然而在这些男人捍卫他们的祖国返家后,却发现自己无法回到平常的生活,他们受到了轻视与忽略等更恶劣的事。但为了生存,他们必须要忍受更多的侮辱。而美国人在这种的情况里是既非对也非错,因为国际政府将他们视为英雄,而乎略了自己的军人。所以,美国部队就在这里尽情的饮酒作乐、嫖妓,甚至结婚,就跟像大多数的士兵一样。而中国士兵在这方面,却必须看着他们的妻女去卖淫,而没人有能力去阻止他们,这真的是个扭曲、堕落的社会。

 

很不幸地,这样的悲剧依然发生在这个故事以及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的中国。举例而言,大约十年前,中国政府经营了所谓的“友谊商店”,专门贩卖着一些奢华用品,拿着通行证的外国人可以到店里购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但另一方面,中国人却无法取得许可进入商店,即使他有钱可以购买这些东西。我的想法是:为了什么样的神圣理由,这40年来都无法改变这样的情况,如果这是我的国家,为什么我被禁止进入商店去花我的血汗钱?为什么我的政府有差别的对待自己的人民?除非你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一段时光,不然你可能无法了解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形。这里有两种不同的货币,中国人用人民币,而外国人用外汇证明。即使我是个中国公民,进入了外国人的领区,我也不能够用钱购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就因为我没有这种特殊的文件。在这部电影里,假如我很渴,我只能用人民币买一罐中国汽水,然而来自香港的人就可以用外汇证明购买可口可乐。提醒你一点,我并不是因为我没喝到可乐而生气,我生气是因为竟然有这种差别待遇。事实上,就因为我的国藉,所以我根本没有选择,也就因为我是中国人,我甚至没有办法享受这些吃吃喝喝的事情。当我得到这个机会要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时,我的意图就是要利用历史的一小部分来阐述当时的情形,去说明中国改变的还不够,即使在50年的变革后,《南北少林》的明星吃的还是保丽龙饭盒,而同时间来自于香港的演员却吃着特制的广东菜,而我们还不能去碰这些东西。很多事情都是有问题的,整个社会都是充斥着偏差不正确的价值观。

 

那年是1986年,我当时23岁。

 

我现在年纪比较大了,开始知道要如何在这种社会中生存,我对于这样的情况不再有什么特别激烈的情绪,只是因为当时年纪尚轻又血气方刚的缘故。我想你们大概会说这是我这一生中首次去尝试导演一部电影,这个世界也反映了我在这方面的挫败,或许我并没有没把这个故事表达的非常的好,但我感受到这是有必要的表达,我对这个社会现状的不满,如何徇私外国人以及纵容他们无法无天的行为,而这个现象甚至存在于以后的几年里。正因为我当时十分的年轻,我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借由影片去揭发社会上的不法及不公平,以及让观众察觉到这个社会正强烈的需要被改革。

 

无论观众在看我电影同时,是否能够理解我所要表达的,是一个问题,而另一个问题就在于我的描述能力。我想提醒人们的是,我所要诉说的故事在当时的确是遭受到审查,我不能太公开我想传达的,事实上,我试着将我的论点,以含蓄婉转的方式来表达。

 

不过,最后的结果,我还是不认为自己是个成功的导演,因为我没有办法将我的想法完全的呈现,让人们去认可我的想法或是了解我的看法。而我的描述功力也格外的不吸引观众的注意。我不觉得自己能成为一名好导演,决定不再担任导演的职务,而是回到演戏的路上,好好的发挥。


相关影视 (1)
中华英雄
Born to Defence
1988
1988-02-16
相关影视人员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