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3

博主资料

好小子

博客日志 : 42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日志分类
未分类 (34)

韩略伏击战

发表: 更新:
阅读(117)

此战的参战部队是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16团,这支部队最早的前身是1938年1月由386旅769团1连、5连、10连、2营机枪连和骑兵连组成的129师东进纵队,5月扩编为东进纵队第1、2、3团,7月东进纵队整编,1团和3团合编为新1团调归386旅,这个新1团就是后来的16团。《亮剑》中,李云龙一开始就是新1团的团长;而现实中,王近山在1942年5月任129师386旅旅长,后来又兼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是16团的顶头上司。

韩略村伏击战

1943年10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从第69、第62、第37师团中抽调了16个大队,再加上伪军,共计两万余人,采取铁壁合围、铁滚扫荡、梳篦清扫的“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对太岳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同时,国民党发动第三次反共高潮,胡宗南的河防大军计划闪击陕甘宁边区,为此,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遵照刘伯承、邓小平的指示,派386旅旅长兼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王近山率领16团,西渡黄河,驰援延安。

10月中旬,王近山率领16团从长子县出发,18日跳出日军的封锁到达临汾,22日来到了洪洞县南、北卦地。这里距离临屯(临汾至屯留)公路很近,日军在公路上运输相当频繁,而且戒备非常松懈,所以王近山决定在韩略村打一次伏击战。韩略村是公路边的一个大村子,北距洪洞约25公里,西距临汾约18公里,地处临屯公路进山要冲,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早在1939年,日军就在韩略村东侧建起了炮楼,经常驻守着一个小队的兵力,负责保护公路。王近山伏击地点就选在距离炮楼不到500米的地方,因为在这个位置处公路正好在沟底,而且是只能通过一辆卡车的窄道,两边都是好几米高的陡壁。这段窄道延伸约500米,非常适合伏击。由于距离炮楼比较近,公路上来往的日军自然会比较麻痹一点,但炮楼被村子的风口垣墙遮挡住,看不到伏击地点。

韩略村战斗伏击日军处

然而,16团的干部并不同意王近山的计划,因为这次16团的任务是护送部分机关干部及中央的部分干部家属赶赴延安,并将在16团的基础上扩编成新的守备旅。出发前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明确指示:原则上集中行动,仅派出小部队进行侧翼掩护,沿途不求战不恋战,全速行军赶路,如果遇到战斗,则力求速战、速决、速离。所以,这样主动求战寻战,是不符合任务精神的,打败了那问题就严重了。但王近山作为最高指挥最后拍板:打!不过王近山也不敢怠慢主要任务,派16团政委常祥考率领第1营和3营2个连共5个连以及团直属队保护干部队和家属先通过临屯公路,代团长袁学凯带1个排和当地民兵封锁韩略村东侧的炮楼,保障伏击作战的顺利进行,自己则率领2营3个连和3营1个连共4个连来负责伏击。可见王近山心中非常清楚轻重缓急。10月23日下午,参战的团、营、连干部,化装到韩略村附近仔细侦察了地形,地方干部也迅速动员群众和民兵准备配合部队作战。

10月24日凌晨,王近山带着4个连悄悄进入伏击阵地。8时许,临屯公路上尘土飞扬,显然有日军车队出现了。8时20分,日军3辆小汽车在前,10辆卡车在后,一辆接一辆进入了伏击圈。王近山随即发出攻击信号,负责断头的3营9连集中火力猛烈射击3辆小汽车,日军司机被击毙,小汽车翻倒在路边,车上的军官从翻倒的小车里爬出来慌忙组织力量企图突围。同时,负责截尾的2营6连也已经用手榴弹和掷弹筒炸毁了最后两辆卡车,堵住了日军车队的退路。这时两侧伏击部队一起开火,先是猛投手榴弹,然后又是步机枪火力齐射,但日军在这样的突然袭击下仍然抵抗,甚至还有十几人组织起来向八路军的机枪阵地实施反击。王近山意识到如果不能迅速解决战斗,一旦拖延时间附近日军来援,战斗情况就会相当不利,因此立即下达死命令,要求部队狠打猛冲,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歼灭敌人。他自己也是老习惯,脱掉上衣,亲自到一线指挥。在王近山身先士卒的带领下,部队向日军发起了冲锋,以白刃战迅速结束战斗,并立即分成几路往苏堡方向转移。韩略村东面炮楼的日军小队兵力单薄,在整个战斗中始终未敢出战。

韩略村伏击战地图(图中所用日军人数暂无定论,仅供参考)

此战日军车队180余人(一说120人)除了极少数人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13辆汽车全部被烧毁,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2挺,掷弹筒2具,步枪50余支。而16团伤亡50余人。

事先有没有情报?

韩略村战斗虽然结束了,但是有关这场战斗的争议和疑问却一直不断。不少资料中提到,被消灭的这批日军战地观摩团,180人中大部分是军官。那么,第一个疑问就是王近山事先有没有得到相关情报?

过去很多资料都称,这一战是王近山看到临屯公路上日军来往频繁戒备松懈,临时起意抓一把再走,纯粹是顺手牵羊的行为,只不过运气实在太好,居然这么随手一网下去就捞到条大鱼。

敌后战场局部反攻指挥系统表(局部截图),图片来源:武月星主编《中国抗日战争史地图集(1931-1945)》,中国地图出版社1995年版,第258页。

但是现在又有新的资料认为王近山事先得到了情报,主要有两种说法,一是16团到达洪洞县后,洪洞县武装委员会主任孙名烈带地方同志慰问部队,提到韩略村村长王明秀前一天曾经报告,韩略村日军炮楼的鬼子透露,他们的大太君后天要坐汽车经过这里。这个情报引起了王近山的重视,于是决定在韩略村设伏消灭日军大太君。但是疑点在于,如果是高级军官的行动一般都是属于机密情报,韩略村据点小队级别的日军怎么可能知道?而且在伏击打响后,明知道是高级军官遭到伏击,怎么又未出来接应?

第二种说法是太岳军区司令部情报科长刘桂衡从临汾城内获得的情报,日军军官战地参观团将经临屯公路进入太岳地区进行战地观摩。而当时离临屯公路最近的部队就是正在赶往延安的16团了,于是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通过电台命令王近山务必全歼这个日军战地观摩团。这个说法的疑点是当时八路军团级部队一般是不配电台的,而且如果这个说法属实,那么王近山的伏击战就不是自己临机决断,而是根据陈赓司令员的命令决定的。这样一来16团干部又怎么会有所反对?另外,王近山率16团到达延安后受到毛主席接见,毛主席就表扬他:“早就听说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敢打没有命令的仗。”要是有陈赓命令的话,这个敢打没有命令的仗又从何说起呢?

如果说没有情报,完全是误打误撞地伏击了日军军官观摩团,那王近山的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

敌后战场局部反攻示意图(局部截图),图片来源:武月星主编《中国抗日战争史地图集(1931-1945)》,中国地图出版社1995年版,第257页。

战地观摩团到底是什么部队?

争议和疑问最大之处就在于韩略村伏击的到底是怎样一支日军?

通常认为是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组织观摩“铁滚扫荡新战法”的军官团,但人数上有180人和120人两种说法,从日军3辆汽车和10辆卡车的规模上来看,180人的说法应该更合理些。

至于这180人中到底有哪些军官,那说法就更多了。最离谱的居然是有少将级军官9人,大中少佐级军官99人,甚至其中还有皇族成员。一次战斗击毙9名少将,在抗战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所以这种说法显然不正确。

比较常见的说法是击毙服部直臣少将、6名联队长、10名少佐,其他则是“支那派遣步兵学校”两个中队的成员,全是中队长以上军官。不过这一说法也有很多疑问,首先是服部直臣少将,日军中倒是有这样一号人物,但此人1944年出任独立步兵第2旅团旅团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在石家庄率部缴械,1947年去世。在1943年的韩略村伏击中被击毙,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还有资料称他是21旅团旅团长,这也明显不对,因为在日军华北方面军的序列里根本没有21旅团。21旅团属于第5师团建制,1939年11月参加桂南作战,在12月的昆仑关之战中遭到重创;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调到南方军参加了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莫尔兹比港的作战,1943年时根本没在中国战场。6名联队长也有疑点,在日军编制中,联队长一般都是大佐军衔;如果大佐阵亡,通常都会追晋为少将,而日军从未有过在一次战斗中追晋6名少将的记录。

至于“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的说法也值得商榷,抗战期间日本陆军在中国大陆有过四所军校,但都是在东北的关东军所开办的学校,属于中国派遣军的只有支那派遣军步兵教育队和北支那步兵下士官后补者队,都只是“教育队”的编制而不是学校,相比之下,还是支那派遣军步兵教育队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个步兵教育队主要是对基层军官进行短期培训,如果全是中队长以上军官的话,那么恐怕至少要六七个师团的全部中队长才能达到这个数量,因此可能性并不大。

另外,如果180人全是军官,没有护卫部队,就更不可能了。从缴获的武器来看,基本就是一个步兵小队的编制武器,所以很可能是有一个小队的护卫队,加上十几辆车的司机,真正军官也就在100人左右。

尽管对于这次战斗还存在很多疑问,但是击毙大批日军军官却还是个不争的事实,确实给日军以沉重打击。这一战后,恼羞成怒的冈村宁次声称就是牺牲掉两个联队也要把这支八路军消灭,于是从扫荡部队中抽调兵力前来围剿,使其对太岳根据地苦心策划的大扫荡因此流产。而16团则迅速离开洪洞,毫发无损地按原定计划赶往了陕甘宁边区。



回忆战斗经过


洪洞韩略村村里还有一位老人王命秀,也亲历了那场战斗,老人88岁了,但头脑很清楚。回到屋里坐定,老人眯着眼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讲述在他眼里的那场战斗:

“那年我二十七八岁,是韩略的村长,那时候的村长都是两面的,一方面给日本人支差,一方面也为八路军服务,周围几个村,我是对敌斗争的中心村长,这在当时是秘密,政府知道。日本人在韩略村东面的高垣上修了一个碉堡,战斗前一天我得到一个消息,有日本人大部队要到山里去打中国兵,马上跑到卦底村,当时这里有一个情报站,经常有洪洞县武卫会的人,他们接到情报,当即联系了部队。当天部队及武卫会的人就来侦察地形,了解敌人的活动情况,看地形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

23日深夜,部队开过来了,在村西驻扎,我在村公所里让老百姓们烧好了开水,准备好担架。随后部队就布置到了预备伏击的那条沟两边,大部分安排在南边,只留了一小部分在沟北,当时八路军指挥部设在沟北的丰口垣上,太阳出来刚冒红,他们也看到了二十里外秦壁滚滚而起的尘土,通知部队做好准备。

日本人很快就来了,有十几辆汽车,在韩略村西的那条沟,从洪洞过来先下一个大坡,然后再上坡,两边都是几丈高的土崖,八路军就埋伏在土崖上面。我当时在村公所里,就听见一声巨响,八路军开始扔手榴弹了,在村里也能看到一股黑烟冲天而起,紧接着就听见八路军吹响了冲锋号,我从没有见过这阵势,不少老百姓也都听着看着,大气也不敢出。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我估计最多也就是半个多钟头,八路军迅速清理了战场,分几路往苏堡方向转移,然后上了霍山。不到一个钟头的时间,日本人的飞机就来了,但是没看见八路军,在邻村胡乱扔了几颗炸弹。紧跟着从洪洞、曲亭、临汾来的日本军队就到了,八路军仗打得利索,撤得也及时,要不就会被日本人反包围,那就危险了。

我当时怕八路军走了以后日本人找麻烦,安排一个副村长叫王福林在村外藏着,战斗一打响,就去向敌人报告,这也是指挥部的意思。王福林到了碉堡,说有中国兵,里面的日本人根本不敢出来(老人讲到这,很得意地笑了),还让王福林用望远镜看,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战斗打完,我到战场上去看,日本人已经把尸体运走了,当时不知道打死的都是什么人,日本人也不说,我看见那条沟里到处都是血迹,有些血糊糊的肉块还挂在墙上,有两个日本兵躲在路边的一个土窑里,八路军打不着他们,他们却能打着我们的战士,清理战场时,这两个人装死才捡了条命(与其它资料上有3人侥幸漏网有出入)。八路军在这里牺牲了有五六个人,埋的时候有一个人的脖子上挂着哨子,应该是个干部,听说是个连长。(从资料上来看,这位牺牲的干部可能是5连的指导员郑光南,他是抱着一捆手榴弹扑向敌人,与敌人同归于尽的)。

站在沟的南面,就是当年八路军战士们埋伏的地方,沟里被老百姓种满了杨树,杨树也长得郁郁葱葱,从这里看,这真是一条很不起眼的沟,起码不像一些资料中说得那么险峻,但是如果出其不意,这里实在是一个理想的伏击阵地。只要敌人进入沟底,那就只有挨打的份,王命秀老人说,八路军主要用的是手榴弹,当然在这里再没有比手榴弹更实用的了。

就在沟北,有一座烈士陵园,里面有一块碑,正面写着“韩略战斗遗址”,背后是战斗简况。在碑的北面是烈士的坟墓,郑光南等烈士就长眠在这块土地上。

陵园的土墙有一部分已经坍塌了,坟墓上绿草萋萋,有些年头没有整修了,但周围的松柏苍翠欲滴,生机勃勃。


相关影视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