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3

博主资料

好小子

博客日志 : 43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日志分类
未分类 (35)

《子弹上膛》剧本节选

剧本格式参考 by:刘猛

发表: 更新:
阅读(266)

剧本格式参考

2014年4月7日 08:39

剧本格式并不固定,不过我的剧本操作性强一点,毕竟我还要面对拍摄,不是写完了不管,所以还是贴出来给大家学习吧。剧本不需要太多的废话,就是告诉剧组,要怎么工作,就可以了。人物一定要活灵活现,故事一定要紧张刺激,故事和人物才是剧本的核。剧本写作是蒙太奇思维,不是线性思维平面思维,这个大家去看书吧。如果能把平行蒙太奇和交叉蒙太奇用好,你的剧本就非常漂亮。

18-18、西南边境地区公路。日外。

边防武警的车队在路边停着,警戒的战士如临大敌。浩浩荡荡的车队一眼望不到边。

四辆陆地巡洋舰高速开来,擦着车队而过。

武警战士们好奇地看着。

车内,穿着便装的小庄在开车:“现在就动手?”

耿继辉在旁边看着地图:“不是。这是前期准备,边防武警部队在以野营拉练演习为名义,不断从驻地开出再拉回。野营拉练的距离或长或短,没有规律。这是在迷惑敌人。”

史大凡嘿嘿笑着在看《七龙珠》。

邓振华从车后备箱探出脑袋:“我不关心什么野营拉练不野营拉练!我就是纳闷一点——为什么伞兵,要被装在后备箱呢!难道你们不需要战略狙击手的敏锐观察力吗?”

耿继辉回头:“这车设计是七人,你不是有座位吗?”

邓振华:“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后面这俩座位只能让宠物狗或者宠物猫什么的坐下吗?”

耿继辉笑着:“好了,一会换你——我们轮流到后面去坐!卫生员,一会你先来!”

史大凡惊讶地抬头:“啊?”

18-19、公路岔口。日外。

四辆陆地巡洋舰在岔口分成两队,开向不同的方向。

第一辆车是小庄在开,车窗放着一个通行证:“地质勘探”。

第二辆车是马达在开,旁边坐着高中队,也都是便装。车窗上是一样的通行证。

小庄的OS:“根据上级的统一安排,孤狼特别突击队和眼镜蛇特别突击队,分成两个战略方向进行长途渗透侦察活动。漫长的边境线犬牙交错,境外就是著名的金三角,有大量的贩毒武装在活动。‘丛林狼’行动,注定充满了危险和挑战。”

车队在继续前进……

18-20、武警边防派出所院内。夜外。

开着车灯的绿色陆地巡洋舰停在门口,车牌已经换了边防武警牌照。

哨兵看了一眼,挥手放行。

陆地巡洋舰开进来,停在院内熄灭车灯。

所长迎过来,敬礼:“跟我来。”

大家都在纷纷下车,邓振华依依不舍离开司机座位:“我才开了两个小时……”

小庄拍拍他的肩膀:“伞兵——天生就是能在林子里面走路的!”

邓振华苦不堪言:“啊!穿山越岭,跋山涉水!在冰冷的睡袋过夜——我的最爱!”

老炮打开后车门:“卫生员,到地方了!下来!”

一阵鼾声传出来,史大凡脸上盖着《七龙珠》已经躺在背囊上面睡着了。

邓振华走过去:“我来看看这个该死的卫生员……我们到军区总医院了!“

史大凡一下子爬起来睡眼惺松伸手乱抓:“快给我望远镜!”

史大凡反应过来,嘿嘿笑:“鸵鸟,你太坏了!”

邓振华:“我算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大尾巴狼了!装得比谁都正经!”

耿继辉笑:“好了,我们拿东西!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出发!”

大家纷纷拿背囊取枪袋,跟着所长往屋里走。

18-21、派出所走廊。夜内。

所长亲自挂着手枪站在门口,走廊内空无一人。

18-22、派出所会议室。夜内。

所有的窗帘都拉着,开着日光灯。换好丛林迷彩服的队员们在对抹迷彩油。

桌子上摆满了各种武器和满满的弹匣。

小庄抬眼看自己的队友。

小庄的OS:“我们是中国陆军的精锐,特种部队的精锐。我们时刻准备听从祖国和人民的召唤,投入任何地点的任何一场战斗……”

大家也都装束完毕,默默无语。

耿继辉伸出双臂,队员们慢慢走到他的跟前,伸出双臂……

大家伸手抱住彼此的肩膀,围成一个圆,低下头。

六个和尚头头顶头……

六双手臂紧紧抓住彼此的肩膀……

小庄的OS:“我们亲如兄弟,密如手足……我们发誓……”

队员们突然一声怒吼:“同生共死!”

然后一起分开,抓起各自的背囊大步走出去……

18-23、走廊。夜内。

所长看着这些年轻彪悍的战士们光着头满脸迷彩满身迷彩走出会议室。

(斯坦尼跟——前后切,高速)他们目不斜视,手持各自的武器走向楼梯。

所长看着他们陆续走过:“真的好年轻啊……”

(斯坦尼跟——前后切)队员们提着武器大步开始跑……

所长举起右手,敬礼。

18-24、派出所院子。夜外。

六个黑影提着自己的武器装备背着沉重的背囊飞奔出来,奔向大门。

哨兵举手敬礼。

孤狼B组没有还礼,跑出大门。

18-25、热带丛林。夜外。

小庄戴着单兵夜视仪在尖兵位置……

后面的队员们戴着单兵夜视仪在陆续跟进……

18-26、军区机关图书馆。晨内。

图书管理员看看十多本书的封面,都是关于金三角、国际缉毒战斗和特种部队行动的。

他抬头看对面,纳闷:“这都是你借的?”

穿着军装的小影笑笑:“是我借的。”

图书管理员:“怎么现在女兵都开始关心军事了么?”

小影笑笑,没说话。

图书管理员盖章。

18-27、图书馆门口。晨外。

小影提着两捆厚厚的书,走出大门,走下台阶。

18-28、公车上。晨内。

公车晃晃悠悠。

小影拿着一本《今日金三角》在认真看着。

她的腿上放着厚厚的两捆书。

小影打开书里面折叠的地图……叠。

18-29、热带丛林。晨外。

地图叠过来,小庄手持56-1冲锋枪,背着大背囊在前进……

他们走过界碑。叠。

18-30、女兵宿舍。日内。

一张很大的地图铺在地上。

小影注视着这张西南边境地区的地图,在上面用手指慢慢搜索着地名。

小菲走进来打哈欠:“这个夜班值的我……哟,这是干吗呢?你准备当作战参谋了?怎么还看地图呢?”

小影看着小菲:“他去西南边境缉毒了。”

小菲:“啊?!”

18-31、热带丛林。日外。

小庄钻出丛林,趴在山头上拿起望远镜。

主观:一个破败的山寨,没有炊烟。

队员们陆续钻出丛林,无声卧倒拿起望远镜。

耿继辉拿起望远镜:“有什么发现?”

小庄:“看不见人烟,象一个鬼寨子。”

耿继辉:“我们进寨——戴上国旗。不要让老百姓发生误会。”

队员们从自己的兜里取出红色的五星红旗臂章,粘贴在自己的左臂上。

耿继辉:“提高警惕,我们说不准会遇到什么人。狙击组留在这里担任火力掩护,注意周围的动静,别让人抹了脖子。我们出发。”

四个队员起身,手持武器向山寨走去。

邓振华举起85狙击步枪上膛,贴在瞄准镜上:“我都能闻到死亡的味道!”

史大凡拿起激光测距仪观察着:“寨子里面有人。”

邓振华:“你怎么知道?”

史大凡:“鸦片的味道,有人抽大烟。”

邓振华嗅嗅:“我怎么闻不出来?”

史大凡:“从五百年前开始,我们家就是中医了……”

18-32、山寨入口。日外。

小庄慢慢走入山寨。

他们拉开距离,慢慢走入山寨。

小庄慢慢走着,打量着四周,枪口没有举起来而是朝着地面。

四双军靴踏过泥泞的地面。

小庄的眼睛很警惕,一个人影闪过。

小庄的冲锋枪一下子举起来。

一个小孩光着脚跑过前面。

小庄压下枪口,四个人闪身到角落卧倒展开防御火线。

耿继辉打个呼哨,伸手一指。

小庄起身把冲锋枪甩到身后,快速追赶过去。

前面的小孩子抱着一条小狗不断在跑。

小庄纵身追赶,他百米冲刺的速度,伸手去抓那个小孩子。

18-33、竹楼。日内。

一支破旧的56半慢慢举起来。

耿继辉在后面高喊:“老乡——我们是解放军——不要跑——”

枪栓哗啦拉开了,子弹上膛。

准星缺口加上枪管,稳稳地对准了伸手去抓的小庄。

18-34、山寨。日外。

小庄抓住了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把小狗丢到地上,喊了一句什么。小狗拔腿就跑,嗖嗖没影了。

小庄刚刚要说话,枪声响了。

小庄一把把小男孩压在身下卧倒,拿起了冲锋枪上膛。

后面的老炮和强子已经瞄准了枪响的方向。

耿继辉高喊着挥舞双手:“不要射击——”

小庄保护着小男孩急促呼吸着,食指慢慢松开扳机。

18-35、山头上。日外。

邓振华:“我锁定目标了!他在出门……该死的,是个女的!该死的,好像见过!该死的,是……”

史大凡举着激光测距仪:“夏参谋……”

18-36、山寨。日外。

小庄还趴在那里,左臂搂着小男孩,右手举着冲锋枪时刻准备射击。

夏岚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幸亏你戴了国旗,否则我一枪就打在你的脑袋上了。”

小庄也慢慢起身,松开了小男孩。

小男孩一下子跑到夏岚的身后躲藏起来,恐惧地看着小庄。

夏岚笑笑对着周围高喊了什么。

一瞬间山寨的门窗开了,露出很多人头来,涌向他们。

山民们带着善意的笑容,涌过来拉着战士们的手问寒问暖,可是一句都听不懂。

夏岚笑着跟山民们说着什么,大家哈哈大笑。

小庄:“你跟他们说什么?”

夏岚:“我说——跟熊一样在林子里面横冲直撞,发出声响的原来是解放军的特种兵!”

队员们都很尴尬。

夏岚笑笑:“你们不用不好意思,他们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山民。他们可以感觉到山的呼吸声,而你们不属于这片山。”

耿继辉:“我想见见这里管事的,你带我们去?”

夏岚:“好,跟我来。”

耿继辉背好武器,跟着夏岚走了。

小庄看着那个重新抱着小狗的小男孩,蹲下笑:“你叫什么?”

小男孩看着他不说话。

小庄拿出一包干粮打开,取出里面的牛肉递给小狗。

小狗马上开始吃,吃的很贪婪。

小庄摸摸小狗,起身笑:“很可爱。”

小男孩抬头:“我叫大宝。”

小庄笑笑:“你会说普通话?”

小男孩:“我妈妈是汉族。”

小庄摸摸小狗:“他呢?”

小男孩:“小宝。”

邓振华拿着狙击步枪,跟史大凡说着走进来。

邓振华:“我说什么来着?卫生员,这里到处都是善良的老乡!”

史大凡抽抽鼻子。

邓振华震惊地:“你在闻什么?难道你是狗吗?”

史大凡:“鸦片。我在找这些鸦片在哪儿。”

一股烟在远处升腾着。

史大凡:“找到了,那里在烧鸦片。”

邓振华拿起望远镜:“鸦片战争……又爆发了。”

18-37、山寨外山路。日外。

耿继辉:“你来这里多久了?”

夏岚:“半个月了,你们也是‘丛林狼’侦察行动?”

耿继辉:“对,没想到你在这儿。”

夏岚爬上山腰,回头指着山寨和群山:“这里是239界碑入境的必经之路,这条贩毒马帮的秘密走廊已经延续了十多年了。这个寨子叫朗德,这本来是个美丽的山寨,自从这条毒品走廊建立以来,就深受其害。加上缺医少药,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十几年下来,就成了你们现在看见的朗德。”

耿继辉拿起望远镜,看着四周的群山,停在一个山头:“那里打过仗?”

夏岚:“前天夜里,这里的猎人们伏击了一队贩毒武装。他们缴获了鸦片,在那里焚烧。”

耿继辉看着冒烟的地方:“这样很危险,他们会报复的!是你组织的?”

夏岚:“不是,我也是战斗开始以后才知道的。是他们自发组织的,这里的老百姓……被毒品折磨的太苦了。”

耿继辉看着那股烟:“现在大规模剿毒行动还没开始,部队上山会暴露行动目的的……你只有安排山民迅速转移到县城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夏岚:“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座大山里,能够感觉到大山的呼吸声。他们……不会走的。”

耿继辉脸色沉重。

夏岚:“部队不能上山,他们不能下山——现在你们来了!留下保护他们吧!”

耿继辉:“我要跟狼头汇报。你知道我们都叫你什么?”

夏岚:“什么?”

耿继辉继续往山上走:“帕夫利琴科二世。”

夏岚纳闷:“帕夫利琴科二世?什么意思?”

耿继辉:“苏联卫国战争的女狙击手柳德米拉·米哈伊尔洛夫娜·帕夫利琴科,苏联英雄,在傲德萨和塞瓦斯托波尔保卫战中击毙309个希特勒匪徒。”

夏岚笑:“天啊!我有那么厉害吗?”

耿继辉笑笑:“这——你要问问伞兵!”

夏岚:“问他干吗?”

耿继辉:“因为他对女狙击手研究的最多。”

夏岚想想:“难道他想做女狙击手吗?要是有这个愿望,我可以一刀成全他!”

18-38、山窝。日外。

浓烟在升腾着,坑里在燃烧。

十几个猎手们背着猎枪或者56半,站在火坑边,面色凝重。

白发族长站在三具蒙着白布的猎手遗体旁。

夏岚带着耿继辉走过来。

族长拿着酒杯,用手指蘸酒洒在遗体上,嘴里念念有词,但是听不清在说什么。

夏岚:“那是族长,那些是前天晚上牺牲的猎人。”

耿继辉摘下黑色贝雷帽。

族长看着他们,夏岚说着什么。

族长点点头,回答什么。

夏岚:“他说,欢迎解放军。只是现在寨子太穷了,没有什么可以招待解放军的。他们马上组织人上山打猎,还有一些水酒……”

耿继辉:“告诉族长不用麻烦,我们本来就是来野外生存的。我们知道了战斗,我们希望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族长说着什么。

夏岚翻译:“那就太感谢解放军了,我们听从解放军的指挥,把那些豺狼杀光。”

耿继辉:“我们是并肩作战,在山里我们都是新猎人。”

族长高声对猎手们说着。

猎手们看着耿继辉,举起手里的武器叫喊着。

夏岚:“他们说——报仇!报仇!报仇!”

耿继辉看着这些淳朴的猎人们,没有说话。

夏岚:“你们会打跑他们的,对吗?”

耿继辉:“我们不可能在这儿驻扎一辈子,以后还是需要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还是要组织人民战争,山寨有民兵吗?”

夏岚:“有民兵排,不过很多年没有训练了,等于没有。”

耿继辉点点头:“要想保护自己的家园,需要依靠的——是他们。”

那些猎人们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肃穆。

18-39、山寨。日外。

战士们跟山民们打成一片,跟开联欢会似的。

史大凡在给孩子们表演魔术,拿着一个手绢:“你们看,这看上去是一个手绢!”

孩子们好奇地看着。

史大凡嘿嘿笑,把手绢在手里揉揉,亮出来手里面是空的:“其实呢……”

邓振华一把把手绢从他的袖子拽出来:“其实这还是一个手绢!”

孩子们哈哈笑了。

族长跟猎人们走过来,前面急匆匆走着的是耿继辉:“好了B组,现在不是军民联谊时间。我们需要开个会,强子——准备电台,我们要和狼头通话。走吧!”

队员们提起武器背上背囊起身,孩子们嘻嘻哈哈跟着。

夏岚说了句什么,他们就停住了。

队员们跟着耿继辉快步离开山寨,往山林走去。

邓振华不断回头,看夏岚。

夏岚看着他,抱着56半皱起眉头。

邓振华笑笑。

夏岚哗啦一声拉开枪栓,举起56半瞄准他。

邓振华一个踉跄栽倒了。

孩子们哈哈大笑。

夏岚也笑了,放下56半。

邓振华尴尬地笑着,起身捡起贝雷帽戴上急匆匆赶队伍去了。

18-40、山林。日外。

队员们坐在树根上,看着耿继辉。

耿继辉:“我们要留下几天,帮他们打完这一仗。”

小庄:“我们对付那些贩毒武装倒是没问题,问题是我们走了以后呢?”

强子:“要不我们主动出击,去直接断了他们的老窝?”

耿继辉:“别做梦了,我们不能越界作战。说点现实的,伞兵——你,有什么看法?”

邓振华还在伸着脖子往回看,听见赶紧回头:“我认为,我们应该留下……”

史大凡嘿嘿笑:“就算我们人走了,鸵鸟的魂还在朗德。”

兵们哄笑,耿继辉也笑了:“第二个问题——我们怎么打这一仗?西伯利亚狼?”

小庄:“不能打击溃战,要打歼灭战!”

强子:“他们白天不敢出动,只能在夜里。夜战我们有优势,我们的武器可以安装消音器,他们找不到我们射击的位置,等于白挨打。”

邓振华:“我要我的战略狙击步枪!让他们给我空投下来,还有充足的战略子弹!…….另外,给我空投一些战略食品……活鸡什么的,野战干粮的防腐剂要吃反胃了。”

史大凡嘿嘿笑:“要不要给你空投一头牛下来?”

邓振华震惊地:“你怎么知道我的战略性想法?!”

耿继辉笑笑:“第三个问题,我们走了以后呢?朗德如何面对未来?”

大家都看着他。

耿继辉:“我们不能常驻在这里。我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人民战争——帮助朗德重建民兵排,并且训练他们,教会他们如何打仗!”

队员们静静看着他。

耿继辉:“特种部队就这么点人,我们做不到全面布控。但是我们可以发挥我们的长处,训练和组织民兵,打一场新时期的人民战争!缉毒人民战争!我相信——今天有一个朗德,明天就有无数个朗德!真正的力量——蕴藏在人民当中!不管毒枭从哪里进来,我们要让他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当中!”

邓振华眨巴眨巴眼:“等等,我找找。”他在兜里到处找。

耿继辉:“你找什么?”

邓振华:“八路军的臂章我带了没有?或者新四军的也行!”

兵们哄堂大笑,耿继辉笑笑:“特种部队,就是游击战的专家,也是人民战争的专家!今天,我们就把我们所学的用在这里!朗德毒品走廊,从今天开始——就是过去时!”

18-41、山寨民兵排武器库。日内。

门咣当打开,飞起尘土。老炮站在门口,挥手拂去尘土。

他跟着一个猎人走进来。

箱子打开,都是遍布尘土的56半。

老炮抽出一把56半,打开枪膛检查,飞起尘土。

18-42、武器库外院子。日外。

邓振华、强子蹲在那擦枪,满地都是56半的零件。

强子拿起一把锈迹斑斑的56半检查,熟练分解:“这枪得有十多年没擦过了。”

邓振华擦拭着零件:“狙击手,难道就是来擦老枪的吗?”

强子笑:“不擦老枪,你想擦什么?”

邓振华:“有门老炮擦擦也行啊!”

老炮又抱出来一个弹药箱:“老炮在这儿!擦吧!”

邓振华吓了一跳:“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

老炮把弹药箱放下:“没说错,擦吧——老炮!”

邓振华伸着脖子看了一眼,震惊地:“60迫啊——”

弹药箱里面,一堆60迫击炮的零件,炮筒很显眼。

强子拿起来炮筒:“不知道还能不能打,有炮弹吗?”

老炮:“没有,看来需要空投给养。”

18-43、山寨里面。日外。

史大凡坐在那,给排队看病的山民们把脉,用听诊器听听小孩心脏。夏岚在旁边翻译。

史大凡忧心忡忡:“我们没有足够的药,我现在只能先给小孩子看病……靠空投药物不是办法,解决得了一时,解决不了一世。”

夏岚:“你不是中医世家吗?”

史大凡:“是啊,但是我也没中药啊?”

夏岚指着群山:“你没看见吗?”

史大凡嘿嘿笑:“我列个单子,你组织大家去采药吧。”


18-46、山寨。黄昏外。

族长站在那,周围都是山民。

面前摆着擦的蹭亮的一排56半,还有一门组装起来的60迫。

夏岚在说着什么。

邓振华抱着狙击步枪看着夏岚,眨巴眨巴眼。

史大凡嘿嘿笑:“预谋怎么娶回家呢?”

邓振华震惊地:“卫生员?难道我疯了吗?娶她回家,她用各种语言变着法骂我都是白骂!听不懂!”

史大凡嘿嘿笑:“那你色迷迷地看着她干吗?”

邓振华:“难道你不知道一句话——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吗?”

史大凡嘿嘿笑:“还行,比我想的聪明。你有自知之明!”

邓振华抱着狙击步枪,深情的看着夏岚:“难道伞兵——不能征服她吗?”

族长回话,夏岚翻译:“他说你们可以挑选任何人参加民兵排,交给你们指挥。”

耿继辉:“我们只提供训练,并且指挥民兵排打好第一仗。以后还得靠他们自己,关键是民兵排的训练不能松懈。只要民兵排能够保持战斗力,贩毒武装不敢从这里过。”

夏岚翻译过去,族长点头,说着什么。

夏岚:“他说他明白了,从此以后朗德民兵排就是保护家园的战神。”

耿继辉点点头:“现在,我希望他能够提供民兵,最好是有丛林狩猎经验的猎手。不要小孩子,不要……妇女。”

夏岚看了他一眼,还是翻译过去。

耿继辉无奈地笑笑:“你知道,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变成伞兵心目当中的帕夫利琴科二世。”

队员们一阵哄笑。

邓振华震惊地:“难道只是我一个人这样认为吗?难道你们没有讨论过吗?你——小庄,你——老炮,你——强子,还有你——卫生员!甚至你——小耿,虽然你是组长,但是——难道你们没有讨论过帕夫利琴科二世吗?”

史大凡嘿嘿笑:“真是战友啊,关键时刻把我们都出卖了!”

夏岚:“行了!现在谈正经事,族长说马上就会出来一个民兵排,让你们组织训练。”

耿继辉点点头:“强子!”

强子:“到!”

耿继辉:“我们列出来一个单子,今天晚上就要空投。你去做这个事情,根据我们的防御计划和补给计划。”

强子:“是!”转身跑了。

邓振华跟上他:“等等,我要跟你谈谈,关于空投战略食品的事……”

耿继辉:“伞兵!”

邓振华:“到!”

耿继辉:“你组织,马上开始射击训练!”

邓振华:“是……”

民兵们走出人群,站成一列。

邓振华看看夏岚,又看耿继辉:“森林狼,我需要一个翻译……”

夏岚:“大宝!”

大宝抱着小宝跑过来,看着夏岚。

夏岚:“你去给他当翻译。”

邓振华看着抱着狗的小孩跑过来,眨巴眨巴眼看夏岚。

大宝:“我的普通话说的很好的。”

邓振华蹲下,看着他干笑:“我相信你的普通话说的非常好……”说着就逗狗。

小宝汪一声,差点咬到邓振华的手指头。

邓振华吓了一跳,缩回来手:“认生啊?”

大宝笑了:“小宝只咬色狼,你是色狼。”

队员们哈哈大笑,夏岚也忍俊不禁。

邓振华指着弟兄:“是谁?!这是谁干的?!谁教小孩子学坏的?!我要把他的嘴缝上!”

夏岚:“我,怎么了?”

邓振华马上改嘴:“没事没事,我是说……大宝是个好孩子……”

大家笑着。

耿继辉:“好了兄弟们,我们要干活了!人民战争——开始了!”

18-47、山间小道。日外。

小庄的OS:“长期以来对特种部队的误解,好像我们就是天兵天将,其实我们的前辈就是人民战争时期的游击队和武工队……”

老炮拿着一张手绘的防御地图,在用手语示意着。

一个老人看看,点头。

老炮蹲下,看着陷阱。

一个山民把削尖的竹子插进陷阱,陷阱里面都是竹剑。

老炮点点头,伸出大拇指。

在他周围,山民们挖着陷阱,下着野兽套子。


18-52、河床。夜外。

队员们跟夏岚、山民们潜伏在草丛当中。

邓振华舔着嘴唇,绝对的大喜:“卫生员,你听说过空降鸡吗?”

史大凡嘿嘿笑:“没听说过,就听说过空降鸵鸟。”

邓振华:“一会你就看见了!”

小庄拿起发烟罐跑到河床上,拉开丢出去。

随着发烟罐的翻滚,黄色的烟雾升腾起来。

空中隐约传来马达声。

18-53、夜空。夜外。

一架运输机在飞行。

飞行员:“看见地面信号了,开始空投物资。完毕。”

18-54、河床。夜外。

几顶白色的降落伞带着大箱子缓缓落下。

队员们和山民们在等待着。

邓振华抬起眼,疑惑地看着高空:“我的空降鸡呢?”

话音未落,天空突然出现无数白色的鸡毛在飞舞。

所有的队员都噗哧乐了。

小庄笑得受不了了:“狼头给你空降了一地鸡毛!”

邓振华震惊地:“狼头怎么能这样呢?他不给我空降鸡也就算了,怎么能给我空降一地鸡毛呢?!啊?!”

史大凡笑得喘不上气来:“你的战略鸡毛……”

白色的鸡毛还在飞舞。

一只大铁笼子带着降落伞咣当落地。

铁笼子里面,十几只光秃秃没毛的鸡呱嗒呱嗒惊恐地叫着,扑腾着没毛的翅膀。

邓振华大喜过望:“我的战略空降鸡——”

队员们笑得都爬不起来了。

山民们目瞪口呆。

夏岚捂嘴噗哧乐了,看了一眼惊喜的邓振华。

铁笼子里面十几只褪毛的光屁股鸡惊恐地叫着乱跳着。

老炮笑的喘不上气来:“风把鸡的毛都给刮没了……”

队员们跑过去。山民们按照组织好的队列开始搬运这些物资。

邓振华蹲在鸡笼子跟前大喜过望:“我的空降鸡——狼头真好,都省得我们拔毛了!”

18-55、丛林驻地。夜外。

武器装备的沉重大箱子被队员拖过来。

老炮拿起匕首撬开箱子的盖,哗啦一下打开。

满满的武器弹药。

邓振华腰带上挂了一圈活的呱嗒呱嗒叫着的光屁股没毛鸡,一把抓起来85狙击步枪拉开枪膛检查:“我的战略狙击步枪!”

老炮拿起炸药块,一个一个拿出来。

史大凡拿出自己的药物包裹:“这是我的快递药品!中国陆特快递公司真及时!”

邓振华拿起一个铁棍样子的东西:“这是干吗用的?还有里面这些?”

老炮抬眼:“打井用的,你别乱动!掉一个不能用了。”

邓振华震惊地:“你难道打算在这里过日子吗?还要打井?”

老炮:“我不在这里过,他们要过——没有水,很难过。我在山西农村长大的,那里就缺水。我们走了,给他们留下这口井。”

邓振华:“一口战略井!”



18-61、小学校。日外。

史大凡和邓振华在屋顶帮忙修葺小学。

夏岚拿着碗水在下面招呼:“下来喝水了!”

邓振华在屋顶还在装着干活,低声念叨:“我得给她留下深刻印象!我不能让她看出来我好偷懒!对,我必须勤劳质朴!我不能油腔滑调!我要深沉!做个深沉、勤劳、质朴并且充满爱心的战略狙击手!……”

史大凡嘿嘿笑着:“鸵鸟!”

邓振华:“干吗?没看见我在干活吗?”

史大凡嘿嘿笑:“你不下去我下去了啊?”

邓振华:“你去吧!我是个勤劳的狙击手!”

史大凡嘿嘿笑着:“除非非洲没鸵鸟了,我才信!”说着下去了。

邓振华到处敲打着:“瞧你这活儿干的,多不扎实!”

史大凡在喝水。

夏岚纳闷地看着:“他怎么不下来喝水啊?”

史大凡嘿嘿笑:“因为你来了。”

夏岚:“我?”

邓振华在上面一面敲打,一面观察夏岚跟史大凡说话。

史大凡喝水:“所以他要显得自己很忙的样子。”

夏岚笑了:“别胡说!”

史大凡嘿嘿笑:“事实么!”

夏岚伸手去摘史大凡头上的一根杂草:“你们真的辛苦了。”

邓振华一眼看见了,指着史大凡站起来:“卫生员!你在干吗——啊——”滑下去了。

夏岚尖叫一声捂嘴:“啊!”

邓振华咣当摔倒在草垛上。

夏岚飞跑过去,扶起邓振华:“你没事吧?!”

邓振华睁开眼,一看是夏岚马上痛苦地闭上眼:“好痛啊!”

夏岚:“怎么回事啊!卫生员——过来看看——”

史大凡在那嘿嘿笑:“你看比我看管用!”

夏岚:“哎呀真是的!别摔坏了!”

邓振华:“我真的很痛……”

夏岚着急地:“哪儿疼啊?我给你揉揉?”

邓振华:“全身…..”

夏岚给他揉着:“好点没?”

邓振华:“还是疼…..”

夏岚疑惑地看他。

史大凡走过来嘿嘿笑拉了一把夏岚,夏岚起来了。

史大凡蹲下,揉着邓振华,给夏岚眨巴眨巴眼。

夏岚捂嘴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装着:“这儿呢?”

邓振华闭着眼很痛楚:“也疼……”

史大凡嘿嘿笑着揉着。

夏岚继续装:“还有哪儿啊?”

邓振华:“心口疼……”

史大凡嘿嘿笑:“想起夏参谋就心口疼吧?”

邓振华一下子睁开眼。

主观:史大凡嘿嘿笑着。

邓振华尖叫着:“鬼啊——”一下子跳起来。

夏岚哈哈大笑。

史大凡嘿嘿笑着起身对夏岚:“治好了。”

邓振华指着史大凡:“卫生员史大凡!我跟你不共戴天!”

相关影视 (1)
我是特种兵
Special Arms
2010
相关影视人员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