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湘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6

博主资料

瀟湘子

博客日志 : 164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搜索
日志分类
未分类 (2)

《换命真相》第二结局——《时光……常在我心》

发表: 更新:
阅读(377)

作者:马俊萦

假如世上有“原时空”,《逆袭人生》这个故事也许也有一个“原结局”

维利大厦大火五年后,这个城巿繁华热闹依旧。伤痕愈合,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不去细看,根本不会察觉,但是,它已非完好如初。

诚品书店人头涌涌,今天是《逆时光 Time Traveller》新书签名会。这篇关于一个叫时光的工程师重生拯救所爱的网上小说五年前在明灯讨论区开始连载,大受欢迎,获出版社结集成书,甚至已卖出电影和电视剧版权。

朴宝剑有些不自然地拨了拨新剪的刘海。他虽然是一个律师,却一点也不适应成为众人的焦点,记者簇拥着上前访问他。

“恭喜你成为年度畅销作家!”年轻的文化版女记者先是对宝剑恭维一番。

“多谢。”宝剑脸上有光,禁不住的骄傲。

“可以和读者们分享创作这本书的构思吗?有精明的读者发现书的结局和五年前红磡维利大厦大火有很多相似之处,书中更有不少和现实相通的情节,惹来不少揣测!难道你这本书,说的是真人真事?”

“真人真事?你相信这世上真有重生这回事吗?”宝剑一笑道。

“这⋯⋯的确相当超现实⋯⋯”记者一脸犹豫。

“所以⋯⋯所谓的真人真事,只是大家美丽的幻想。”宝剑收拾东西,“今天访问到此为止了,谢谢大家。”

宝剑不愿多说,转身离去,女记者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朴宝剑!你没有否认!朴宝剑!”

宝剑神秘一笑。

监狱病房外,铁枝重重围起,灰黯无光的房间内充满着地狱一般沉郁的气息。

缓缓步入病房的英耀华面容苍老了不少,饱历风霜的脸上,却有一种违和的平静。

他站在病床前,瘦弱憔悴的康永仁一动不动,眼珠却转了转,似是知悉耀华的到来。

耀华坐在病床旁的木椅上,双眼炯炯有神地望着永仁。

“你知道吗?我刚服刑出来,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来看你。”耀华一脸感慨,“五年了。我每天都在想,如果我有Tim的勇气,或者你早就受到应有的惩罚,亦没有人需要死,可惜⋯⋯我没有。”

永仁下意识想开口反驳,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干瞪着耀华。

“上天很公平,要你今生今世只能全身瘫痪睡在床上!你害死了这么多人,如果你痛快的死去,确是便宜了你。我知道,你谁都不在乎。黄永亮被引渡回来受审,甚至你前妻已经改嫁,捧了现任的丈夫入主维港世纪,你也不在乎!”耀华一脸唏嘘,“但Kimberly,她美好的人生,是因为你才会被断送!你午夜梦回,会不会有一刻后悔自己做了那么多坏事,最后⋯⋯更报应了在自己女儿身上?”

永仁眼中有恨、有怨、也有难以察觉的一丝⋯⋯内疚?

英耀华慢慢步出监狱大闸,舒了一口气。

他抬头望向晴朗的天空,脸上泛起欣慰的笑容,似是向记忆中的时光作出交待。

沧海桑田,维利大厦旧址连同一整片街区已成了地盘。

张旻静静站在封了围板的地盘对面,和时光的种种如光影一般闪过脑海,有甜蜜的、痛心的、难过的⋯⋯她的眼睛泛起雾气。

突然,她的裙摆被拉了一下。

她蹲下身和身边的小男孩平视,端出温柔的笑容。

“怎么啦?”

“妈咪,不要哭,”可爱的时常笑了笑,露出小虎牙,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时常陪着你呢。”

张旻眼眶一热,差点就哭了出来。她强忍着,点点头。

“好。我们一起放下花花给爸爸,好吗?”

时常挥了挥手上的白玫瑰。

“好。”

张旻拖着时常的小手来到围板前,轻轻将花朵放在地上。

“妈咪,你是不是还很想很想爸爸?”

张旻轻抚着时常酷似时光的脸,微笑。

“Always。”

时常知道张旻虽然笑着,但其实不是真的快乐。他也有些闷闷不乐。

“不知道爸爸甚么时候才会像宝剑叔叔说的那样,坐时光机回来找我们呢?”

“妈咪也不知道,但妈咪会一直等他的。”

“宝剑叔叔说爸爸是superhero,所以才要坐时光机四处救人。那他救了谁呀?”

“爸爸不但救了很多人,更守护了这个地方。这里最后由巿建局接手了,以后会建成儿童医院,将来,还可以救更多的人哩。”

时常似懂非懂,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的爸爸真是个厉害的人。

袁佑勋这时也来到了,手上也拿着一朵白玫瑰。

“我就知道会在这里找到你们。”

“Nic叔叔!”

袁佑勋抱起了飞奔过来的小人儿,把他抱在怀里。张旻笑了笑。

“Nic sir,今天是假期,也来巡视工程吗?”

“建儿童医院是Tim的心愿,我当然要金睛火眼盯着!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嗯。”

“时常,妈咪的车车是不是又坏了呀?”

“你怎么知道的?”

“现在很难截车,我载你们回小小时光吧。来,上车!”

袁佑勋把时常安置在儿童座位上,扣好安全带。他一回头,看到张旻仍然怔怔凝视着地盘,思绪飘远,他莫明的一阵心痛。

张旻回过神来,看到佑勋的表情,有些尴尬。

“对不起。我⋯⋯仍然无法放下他。”

“不用说对不起。我都明白。”

“你明白?那你还——”

“你有权不move on。”佑勋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一丝深情。“我也有。”

两人对望,时常突然自车上大喊。

“妈咪,我饿了,要吃姑姐给我做的蛋糕。”

“知道啦,小馋猫!”

夕阳余晖将小小时光Café的露天茶座镀上金边。

时常和小他两岁的刘筱晖一鼓作气,将插满在蛋糕上的蜡烛一一吹熄。张旻、欧阳家纯、杨紫山、袁佑勋和刘星鼓掌。

“再吹一遍!妈咪!再吹一遍!”

奶声奶气的筱晖拉着紫山的手嚷嚷。

“不可以,今天又不是你们生日,已经吹了三遍啦,够了。”紫山板起脸。

“小孩子嘛,让他们开心一下吧。”刘星拿出火机要点上。

“你呀,别宠坏他们!”紫山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刘星傻笑着收回火机。

“小常、小晖,你们只记着吹蜡烛,忌廉都要融掉啦!”家纯拿了小匙,喂了两个小朋友满满一口忌廉。

“好吃!姑姐你做的蛋糕最好吃了。”

两个小孩顾着吃蛋糕,满嘴满脸都是,家纯拿来纸巾细心地替他们抹拭。

宝剑抱着一大束玫瑰匆匆来至。

“我回来啦!时间刚刚好!”

“你怎么穿成这样?你的头⋯⋯”刘星看着宝剑梳得油亮的头,有些接受不良。

“你们都忘了吗?今天是我的新书签名会!”

大家都兴趣缺缺,散开去分蛋糕、倒饮料。

“你们怎么这样?今天的读者可热情了,还有记者不断追问我时光是不是真有其人!”

佑勋一奇。

“那你怎么说?”

“我常然是故弄玄虚!我还在构思下本书呢⋯⋯”

“你别告诉我你不再做律师,要全职写作了呀?”刘星一脸不可置信。

宝剑拉着佑勋和刘星侃侃而谈。

时常拉着筱晖跑开去玩了,剩下三个女生在分蛋糕。

“剑剑的书呀,我看了!”紫山一脸神秘,撞了家纯一记。

“有甚么好看,里面的事情你不都知道了嘛?”张旻反了一个大白眼。

“我才不知道他和家纯之间的经历原来又浪漫又激情呢。”

“我甚么都不记得了,他爱怎样编都可以。”家纯淡淡然。

“他要乱编,就不会把那些情节写得比蒸馏水还要纯情啦。”张旻失笑。

“谁都知道他写这篇小说的目的,就是想将你失去的记忆填补上,让你重新接受他!喂,都五年了,你还要他等多久呀?”紫山心里有些替宝剑着紧。

家纯专心切蛋糕,没有回答,张旻和紫山面面相觑。

刘星走了过来。

“蛋糕切好了?我拿给他们吧。”

“星仔,这两件蛋糕我加了酒的,别给小朋友吃。”

“好的。老婆,你来帮我端些饮料。”

刘星和紫山端着蛋糕离去,张旻用小匙搯了一口蛋糕,一吃下去,一脸奇怪。

“怎么了?”

“这个酒香蛋糕的味道,好熟悉呀。”张旻苦思,突然灵光一闪。“跟那次我们想灌醉朴宝剑时做的一样!怎么会,你应该不记得了呀——”

张旻望向家纯,家纯神秘一笑。

“你说呢?”

“那宝剑——”

“那个傻瓜,我都做了好几次给他吃了,他都没察觉。”

张旻这才明白家纯早已想起来,只是宝剑傻傻不知道,失笑摇头。

这时,宝剑捧着花束来到家纯身边,家纯悄悄向张旻做了一个“保密”的手势。

众人忙起哄。

“哗,好大束花!”

“难道是要求婚?”

“戒指呢?”

“结婚!结婚!”

宝剑望着家纯一脸故作平淡,急得汗如雨下。

“你⋯⋯你们乱说甚么?这花⋯⋯是为了庆祝家纯研发了新的蛋糕口味,还跟我的书名字一样!”

家纯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可是宝剑解读不到。

“这蛋糕也叫『Time Traveller』?”佑勋吃着蛋糕。

“是为了记念哥哥设计的,”家纯看了看张旻:“我会想,也许他只是去了另一个平行时空旅行,有一天,他会重生回来,我们⋯⋯便会再次相见。”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张旻欣然一笑。

众人相视而笑。

日落余晖下,众人碰杯,时光彷佛仍活在所有爱他的人心中。

天色渐沉,时常和筱晖在小花园追逐玩球,筱晖用力一踢,足球滚向闸口。

“我的球!”筱晖一脸紧张。

“我来拾!”时常急急蹬着短短的小腿,跑去闸口。

闸口处,一双手拾起足球。

时常抬头望向手的主人,那人长得很高大,时常仰望着他,眨了眨眼睛。

“爸爸?”

相关影视 (1)
换命真相
Take Two
2021
2021-10-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