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3

博主资料

好小子

博客日志 : 41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日志分类
未分类 (34)

电视连续剧《郑成功》创作拍摄琐忆 ———纪念郑成功收复台湾三百五十周年

发表: 更新:
阅读(95)

电视连续剧《郑成功》创作拍摄琐忆———纪念郑成功收复台湾三百五十周年

蒋夷牧

002564aac91611a6d05e02.jpg

民族英雄郑成功仿佛就是为了收复台湾而降临人世的。1624年荷兰人霸占台湾那年,他出生了;38年之后的1662年他收复了台湾,就离开了人间。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天定的命运的安排?谁也说不清,但历史记得,当重围之下的台湾总督揆一和郑成功谈判,表示他们愿意交出台湾而希望能保留他们居住的城堡时,郑成功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义正词严地回信说“台湾者,中国之土地也,久为贵国所踞,今余既来索,则地当归我。其余珍瑶不急之物,悉听而归”。无奈的荷兰殖民者终于在投降书上,签下了他们耻辱的名字。“地当归我”,这气壮山河的声音是郑成功的声音,是中华民族的声音,至今还回荡在历史的长空。

今年,已经是郑成功收复台湾350周年了。

把郑成功收复台湾的丰功伟绩搬上屏幕或银幕,应该是福建文化人的一个共同愿望。很幸运,我曾获得了参与其事的荣幸,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们拍摄了电视连续剧《郑成功》。回头望去,往事历历。

剧本剧本,一剧之本,首先还得从剧本说起。上世纪70年代初,我和妻子王岱平从山西调回了福建厦门,她被分配到了尚未开放的“郑成功纪念馆”。很自然,我们借这个“近水楼台”,获得了学习和了解郑成功的机会。我们当时正醉心于电影文学,郑成功收复台湾的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自然成了吸引我们的一个难得的好题材,一个写作电影剧本的题材。我们选择了这个题材,并下了创作的决心。于是,我们悄悄地在图书堆里寻找各种资料,搜集整理研究。在那个物质和精神都极度贫乏的年代,我们的心灵在历史的天空里遨游。读资料记笔记想故事写提纲,成了我们当时最快乐的业余生活。到底是年轻啊,有这么多的理想热情,有这么多的精力。我记得当时借到了一本书,英文书名叫《被忽视的福摩萨》,中文译本叫《复台外记》,那是当年荷兰驻守台湾的总督揆一亲笔写的回忆录,这是一本十分有价值的历史文献。为了长期保存,我竟然把这本大约近20万字的书全给抄了下来。这本笔记还在,今天翻翻这本笔记,我还被自己当年的精神所感动,它成了我一个永远的美好的回忆。当时的业余创作是很艰难的,那是不被鼓励的事情。“不安心本职工作”“名利思想”“个人主义”“搞自留地”等等都是一种“罪名”。所以,我们不敢声张,只能悄悄地做悄悄地写。当时还有一位好友说,他好像听说过江青说过“郑成功跑到台湾去是搞独立王国”,劝我们要小心,不要“触电”了。但我们决不相信郑成功收复台湾这个历史功绩会被否定。历经几个冬暑,终于在粉碎“四人帮”后,大约1977年的冬天吧,我们写出了一个电影剧本,并把它寄给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几个月之后,竟然收到了“长影”的回函,肯定了我们的剧本,并邀请我们去“长影”改稿。那真是喜出望外啊!因为要请假,就只能公开了这件事情。幸亏当时的厦门市委宣传部长王雨潮同志很开明,我们得到了他的支持,得以顺利地请假到了长影厂。在长影的“小白楼”住了一个多月,既兴奋又纠结,改稿的种种甘苦,电影编剧的难处和尴尬一言难尽。要拍成一部电影真是太难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电影还是没有拍成,唯一的收获便是有了一个长春电影制片厂打印的《郑成功》的本子。


002564aac91611a6d08a05.jpg

1985年夏电影局局长石方禹(左二)项南同志(右一)来福建电影制片厂视察


事情一搁就是几年。“文革”结束后,恢复了“福建电影制片厂”。1984年春天,我当上了厂长,《郑成功》也成了一个讨论和计划中的拍摄题材。拍摄电影我们的条件还不成熟,于是想到拍摄电视连续剧。那时我妻子正是一场伤筋动骨的大病之后不久,身体十分衰弱,但一个美好的理想激励着她,共同创作的热情鼓舞着她,她抱着病躯又和我一起合作,似乎因为郑成功巨大的精神力量而使病魔也暂时望而却步了。大约一年之后,我们终于写出了十集的电视连续剧的剧本。时机成熟了,“福影厂”上报了拍摄的计划。很幸运,我们的愿望和计划得到了省委书记项南的赞成和关心,有一天他和当时的中央电影局局长石方禹到福影厂来,还过问过这件事情。而当年的省委宣传部部长何少川同志更热情地支持我们,从剧本到经费到导演,都得到了他具体的关心和帮助,福建省委宣传部还专门就拍摄《郑成功》下达了一个红头文件,可见重视。福建电视台俞月亭台长也表示了合作的热情和慷慨的支持,为摄制组提供了高素质的技术人员和最好的摄像器材,弥补了我们技术力量的不足。然而经费依然是最首要的问题,因为相当一部分的经费还需要我们自筹。当时要拉一个社会赞助是很困难的。也许是英雄的在天之灵在护佑着我们,所以我们容易碰到好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打听到香港有一个“成功贸易公司”,老板也是郑成功的家乡南安人,很崇拜郑成功。这个信息对我们来说,真是如获至宝。几经周折,几经努力,终于和这个公司的董事长余先生取得了联系。记得,我去机场接余先生的那一天,在车上,当我向他介绍了我们的计划和困难,我们的愿望和决心后,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书生模样的余先生竟然脱口而出“我拿30万怎么样?”我一听连声说“那太好了太好了!”喜悦和满足之情溢于言表。我们的整个预算是100万,他这一开口,就解决了我们的三分之一,能不喜出望外吗?!后来有人对我说,“老蒋,你傻啊!人家一开口就是30万,你嘴巴再甜一点,弄个50万60万是没有问题的呀。我想想倒也是,心里还真有点后悔。怪谁呢,怪自己一介书生,缺了一点商人的智慧和手段。但30万,对于“囊中羞涩”的我们,毕竟是一笔巨款了。接着就是导演的问题了。我们一开始就把目光放到了擅长拍摄战争题材的“上影厂”的著名导演汤晓丹身上。于是,我们到上海拜见了汤大导演。慈祥的汤先生很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听了我的介绍,竟然就表示可以考虑,并答应我们去一趟福建看看拍摄环境。不久,汤导就到了福建。记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化厅长许怀中还宴请了汤老。可惜的是后来由于汤老的档期问题以及我们担心的费用问题而和汤导的合作没有成事。我至今想来,这可能是我的一个失策。最后我们决定自力更生,起用了到福建不久的北京电影学院的中年导演王运辉。应该说,在当时的条件下,王导演还是完成了他的使命。


002564aac91611a6d09c07.jpg

1986年8月16日,时任省委宣传部部长何少川为《郑成功》开机仪式剪彩


我们选择了一个我们认为的“黄道吉日”,1986年的8月16日。这一天《郑成功》电视连续剧在厦门开机了。何少川部长到现场为开机仪式剪彩。在一片锣鼓和鞭炮声中,人们欢呼了起来。

对于一个刚刚在“文革”后恢复起来的小厂,要拍摄这样一部古代海上战争题材的历史剧,实在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一个个困难接踵而至。要造战船要造大炮要造云梯要造盾牌,什么都是第一次,什么都要学习,什么都要尝试。好在这是一个年轻的朝气蓬勃的摄制组,一个团结奋发的集体,一个决心要创造历史的集体。说得文一点,那真是叫“士气可用”啊!摄制组的全体人员不畏辛苦不计报酬,郑成功的精神鼓舞着这帮年轻人。还好在我们的工作得到了各界的支持,不仅地方的支持,还有部队的支持。我们战争场面所需要的空炮弹和发烟罐是31军无偿提供的;马匹,包括郑成功骑的一匹白马是91师支援的。一到拍摄打打杀杀的战争戏,战士们就来到现场,换上盔甲拿起大刀长矛,浴血奋战一番,摸爬滚打一天下来只拿几块钱的伙食补贴,几乎都是无偿的劳动。在厦门在惠安,戏在哪里就在哪里拍,没有一级政府一个单位向我们收过昂贵的场地费管理费。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得到了方方面面的社会赞助。这也反映了福建人民对家乡民族英雄的感情。

摄制组是拍摄故事的,摄制组也往往有说不完的故事。一个来自五湖四海天南海北的摄制组,在一起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有矛盾有故事,有让你感动的,也有让你烦恼的。电影电视也永远是一门磕磕碰碰的艺术。印象中有一件事情特让我难忘。大约在拍摄了一个月之后,某晚,我接到了制片主任刘谦宾的电话。说是下午主演和一位驾驶员发生口角,火头上动手打了驾驶员,矛盾一下子升级了。不少人支持驾驶员,坚持要主演道歉,戏也拍不下去了。制片主任急了,请我下去“灭火”。怎么办?打人肯定不对,但万一惹恼了主演,他撂摊子走人了,那前面拍的戏可就全部泡汤了呀。但我想原则是不能交易的。我当晚去了摄制组,向厂里的同志们表达了我的态度,打人应该道歉。也希望大家以大局为重,不要扩大事态。我故意不见那位主演,而是请制片主任带给他一句话,“道歉是必须的。你演的是英雄,应该像一个英雄”。果然,那位主演事后作了道歉。事情平息了,我才松了一口气。当然,在《郑成功》的总结会上,这些摩擦和风波也就成了“花絮”和笑谈。

1987年的春天,我们完成了10集电视剧的制作工作。

1987年的夏天,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间播放了《郑成功》。

我们依靠自己相当有限的资源和力量,依靠创作人员最大的热情和积极性,依靠英雄郑成功的巨大的精神感召,克服种种困难,自力更生地拍摄了《郑成功》这部电视剧。它是一个处女作,更是一个里程碑。它为我们增强了信心扩大了视野锻炼了队伍积累了经验。当我和一些同事在电视屏幕上看到播放的《郑成功》时,往往热泪盈眶。

当时项南同志已离开福建到了北京,为了感谢他的关心,我送了一盘录像带到他家。那天,他不在家。他的秘书和家人告诉我,他家没有录像机,他们会去借个录像机放给他看的。我听罢颇感意外,很有些惆怅和感动。可惜再也没有能见到他了。

往事如烟。由于杂志社寿安兄的一再约请,才有了这篇“琐忆”,以纪念郑成功复台350周年。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有些记忆可能有误,只能请知情者原谅了。

往事并不如烟。当年和我一起同甘共苦的朋友,有的已经离世,其中有我的同事和妻子,像劳苦功高的制片主任刘谦宾,妻子王岱平。离去的人中有我的同事,还有我的亲人。想起《郑成功》便会想起他们,想起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度过的美好的时光,这是我一生中一段灿烂的岁月。这篇文字也是对他们的一个纪念。愿他们也和英雄郑成功一起在天国快乐。



002564aac91611a6d0b509.jpg
1986年8月16日《郑成功》在厦门开拍。图中间者为《郑成功》剧本作者蒋夷牧



郑成功导演(右一)王运辉





相关影视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