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3

博主资料

好小子

博客日志 : 50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日志分类
未分类 (39)

徐少强的四个故事------红花雨工作室 阿美

“喝死古龙”?“跳票丽的”?被误解的四十年------红花雨工作室 阿美

发表: 更新:
阅读(136)

他可以是星爷电影中野心勃勃的“赵无极”,也可以是英勇征西的“杨宗保”。徐少强这位叱咤影坛四十余年的影星,其魁梧的身材形象,圈中一致好评的演技,尤其以大侠和反派boss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被影迷和影视好友叫做徐大侠。

然而这位大侠,一直以来,争议极大。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有关他的黑料层出不穷。影迷观众兵分两派辩得质壁分离,爱的爱死,骂的骂死。“丧心病狂喝死古龙”“抛弃雪梨纯属渣男”“见利忘义跳票丽的”着实博人眼球,各大搜索引擎连翻三页恐怕看不到一句好话。

吃瓜群众吐了一地瓜籽儿,背后的真实历史却往往无人理会。那也正常,要挖掘这些远古时代的八卦,都藏在三四十年的报章杂志、影视花絮里,比你我出生、改革开放都早,恐怕除非是档案馆的亲,不然真干不了这事。

那么,就可能需要一篇论文那么长,来替徐大侠讲讲这四个故事……

untitled.png


一 古龙之死

著名武侠小说家古龙自年轻时就嗜酒如水,1977年肝就出了问题,健康逐渐走下坡。1980年底在北投吟松阁饮宴时,又与柯俊雄因敬酒间的误会遭其手下砍伤,失血2000cc,不幸输入带有肝炎的血液,从此健康更形恶化。去世前的两年,他已是缠绵病榻,数次住院,然而他生性好胜,将医嘱抛之脑后,依然喝酒毫不忌口。

徐少强虽小古龙一轮,却因也同样爱酒,以及经常拍古龙武侠改编的影视剧,成为其好友之一。论喝酒,徐少强也是高手,喝酒又快又稳又狠,有时甚至会一连敬人几大杯,而且喝的经常是既不加冰也不加水的纯白兰地,一直要喝到躺下为止。 薛兴国在《古龙点滴》中就写:“港星徐少强,就曾到古龙家中,开始喝的时 候,先挂长途电话回家,对他母亲说,他要开始和古龙喝酒,晚上恐怕不能打电话 回家,所以先打,免得母亲挂念。”

在拍摄《精武陈真》后,徐少强接受搜狐娱乐记者采访访谈时回忆起与古龙大师的相识:“他的小说他自己去投资,他找演员,他脑袋里是希望谁的外型能演里面的侠客,他请我过去,这样认识的。我又希望去他家里看看他怎么写作,写小说的地方是怎么样,慢慢多聊了就变成了好友。我们关系好,是酒友,酒量差不多。”

1984年徐少强赴台湾拍摄《江湖夜雨十年灯》,古龙是与台视合作的制作公司老板。徐少强回忆道,“到了中秋节,休假一天。那么忙,懒得跑回香港。他说少强人在异乡,今天是团圆的节日,你没有回去,倒不如到我家里做客,我跟你对酒。他知道我能喝, 到了他家里面,前面15分钟就喝完一瓶洋酒 ,他介绍他的外号叫酒不经口,都没有经过嘴巴的,一大杯一口就喝完。喝了好长时间,有点醉意,他就开始骂他的佣人和厨师,说菜怎么来的那么慢 ,就开始骂人。他后来骂完以后,一想不对,就跟我道歉,说对不起,我有酒意,有脾气,我输了。马上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好,说今天到此为止。改天他去棚里探班,说我之所以输给你,我检讨一下有两个问题:第一太轻敌,以为怎么都能喝得过我。第二他年纪比我大一轮,他属老虎,我也属老虎,这是体力的问题,希望能再请跟他认真对一次,因为他轻敌没有认真地跟我喝。我就说古龙先生我曾经看过你的小说,曾经看过一句话胜者已胜,败者已败。把他气坏了。”

遭到好友调侃,古龙大为不服。没多久后,他又巧遇徐少强,明明医生嘱咐不能沾酒,但想到自己拼酒败北的事,马上把医嘱抛至脑后,一定要拉着他再拼一次,挽回当初的颜面。

没想到喝完酒过了半年,古龙过世的噩耗就传到了香港。

婚姻的触礁、电影投资的失利,加上病入膏肓之后势利的身边好友渐渐散去,造成他心中的苦闷,更加不顾一切忘情于酒。

 (倪匡、古龙与丁情).png

(倪匡、古龙与丁情)

在古龙弟子丁情、好友牛嫂(冯娜妮)、倪匡和“古龙最后一位女友”于秀玲的回忆中,展现了这样一件事:

在古龙进入病危之际的六月,他的四十七周岁生日那天,数位还留在他身边的朋友倡议为他作寿。徒弟薛编辑出面联系了与古龙较亲近的好友,还自掏腰包设宴,以“罗汉请观音”的方式,在古龙住宅附近为他庆寿。事先,他已与古龙约好,古龙当时也答复得非常愉快。

他们事先言明,聚餐祝寿禁止喝酒。因为当时古龙已是患肝硬化症晚期,曾两次饮酒致使食道破裂,吐出近两盆血。而且,他目前仍在按时输液、输血补养身体。医生已对古龙及他的亲友们警告过多次,如果他再饮酒。将不可救药。

到了约定时间,十几位同仁聚齐酒店,却唯独不见寿星到场。大家从中午等到下午,到处打电话打听,才知道古龙在台北市福华饭店。薛编辑赶到时只见古龙正与电视台的几位女星相聚饮酒。这时古龙已喝得烂醉如泥,才恍然记起今日的宴会。朋友们看了这般场面和古龙醉得这么沉醉的光景,一个个的心就凉了,叹息着相继离去。

次日古龙酒醒后,觉得对不起空等他的这些朋友们,便一一登门请罪,并要求给他一个谢罪的机会,让他再设“观音请罗汉”。朋友当时都答应按时赴约。但是,当古龙把酒宴订好,和于秀玲从中午等到半夜,却无一人到场。古龙自觉已把好友们的心凉透了,实在经受不起这么严酷的刺激,长叹短吁,流下泪来,启开一瓶XO,就着瓶口赌气一饮而尽,致使食道再次破裂,吐血如喷,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急救,最后的两个月他一直断断续续地处于昏迷状态。

 (病榻上的古龙).png

(病榻上的古龙)

丁情说,古龙的死,是因为他的寂寞,和逃避长久堆积下来的压力,所导致的借酒浇愁。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怎么我的女朋友都没有来看我呢?”说完这句话后,古大侠就又昏迷了。一直昏迷了两天,到9月21日下午6点6分,因肝硬化和食道瘤大出血,一代武侠大家古龙终于走完了他的人生旅程,享年四十七岁。出殡时,王羽、倪匡、林清玄等友人在他的棺材里放了48瓶XO酒陪葬。乔吉为他写了一副挽联:“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

徐少强对于这个噩耗,半遗憾半自嘲地说“早知道古龙会死,就不和他对酒了。”他在访谈中也不无遗憾地表示,“他的去世对整个武侠界也是挺大的损失。我朋友都说我把古龙喝死了,其实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很率真,他过世这么早,我也很伤心。”

然而,媒体和网友们根据这番话,纷纷把矛头指向了徐少强,认为徐少强作为好友没有体谅古龙,反而任由古龙与其斗酒,最后落得不幸下场。一时间纸间网上,不绝“喝死古龙?徐少强丧尽天良”、“古龙的死都是因为他”之类的断章取义夸张标题。

事实上,不仅徐少强,当时与古龙产生席间冲突的柯俊雄亦被大书特书地写成“害死古龙的凶手”,就连自责没有早劝古龙放下酒杯的好友倪匡也被标以“他把古龙的死归于自己的责任”这样的描述。

古龙作为武侠小说界最著名的一代名人,他的早逝在娱乐、媒体自然是吸引眼球的绝佳话题,因此在几十年间被不断消费。如果古大侠知道他的生前好朋友们,至今仍在被以“古龙之死”的名义被现代媒体截取事实、抹黑“碰瓷”,想必也会不肯瞑目的啊。

 

二 《天蚕变》主角换人真相

当年,金电视杂志记者问起徐少强离开邵氏,签约丽的电视(亚洲电视前身)的原因时,他说:“我在邵氏六七年,一直不浮不沉,而麦当雄(丽的节目总监)多次叫我入丽的,说是我在电视圈比较有发展。”

以前邵氏就已经多次外借徐少强给丽的拍电视剧,比如《七侠五义》,《三少爷的剑》,《大丈夫》等。本来他与邵氏的合约要到次年二月才期满,而邵氏开了额外人情,答应他提前到当年二月二十五日提前终止合约。解约时徐少强还欠邵氏四部片约,他也答应有空就继续替邵氏拍完这些戏。

刚开始拍摄《天蚕变》的时候,他还是邵氏的演员,也是以借将方式到丽的拍剧的。最初,丽的跟邵氏商议《天蚕变》只拍三十集,但后来看见剧集气势如虹,亚视想趁热打铁再添三十集。可是这时的徐少强已接下了其他的电影片约,分身乏术。

《天蚕变》的编剧萧若元说:“当年徐少强演出《天蚕变》后迅速窜红,不停被人劫去拍电影,他开始经常失踪,麦当杰惟有代表丽的挟持他,天天跟着他四围去,只要徐少强有空档,麦当杰马上夹他开工。”当时大家也想出很多方法,让剧集可以顺利地边拍边播,由于徐少强常被人抢去拍戏 ,他怕被人认出,于是戴面具上街;丽的又选出身形徐少强的叶天行担任替身代拍,结果连叶天行也忙到累病。

当年麦当雄怕徐少强失踪,派麦当杰简直是二十四小时贴身跟随,目的是要徐少强依时依候报到。

 (麦当雄、麦当杰兄弟).png

(麦当雄、麦当杰兄弟)

“徐少强一直在忙,但又一直想尽办法摆脱麦当杰。最后他终于失去踪影,主角消失真的是件大事,我们没办法之下,只好从邵氏挑出顾冠忠顶上,幸好那出电视剧是《天蚕变》,说云飞扬苦练天蚕神功,破茧而出变成了另一个样貌,所以换上顾冠忠救急,剧情铺排也算是合理。”

就这样,《天蚕变》的收视石破天惊,历史性地打乱了友台的阵仗,剧中主角云飞扬,也史无前例地由徐少强变成了顾冠忠。从此,有太多有关徐少强的传闻铺天盖地传出来:他酗酒啦,他失踪啦,他扮大牌啊,他超级爱迟到啦⋯⋯甚至传说他是收了对手的贿赂故意玩失踪让丽的难堪,各种版本的传闻四十年来从未停息。

多年之后,亚视记者张致一再次采访徐少强的时候,萧若元的话在他这里得到了印证和解释。

“唉!其实当年我就是给人‘传’死的。当年《天蚕变》大受欢迎,丽的临时加码,由原来的三十集加到六十集。但是事前我没有预计到这个档期嘛,再加上这个剧已经面世,要临时再加三十集,岂不是要赶死人,于是我同上级就有些分歧,但是我发现他们不是那么体谅。他们传闻我只顾喝酒不工作,其实再怎么喝酒的人,也不会醉得超过两天两夜,怎么会搞到我喝得失踪这么严重?事实上是《天蚕》加码之后每天都有六组戏等着我拍,我是一组拍完又要走开去第二组,那些同事就以为我耍大牌,来又比别人迟,走又比别人早,我又赶不及对每组人解释,所以那些人就一直对我有这样的误会。

壹周刊的记者也替他鸣不平,问道:“如果你觉得别人曲解你,为什么不为自己解释,纠正别人的想法呢?”

“有人问到,我会讲。但是别人没有开口问,我也没法自己主动逐个去讲: ‘喂,我不是这样这样的’、‘喂,你们成天说我的都是错的!’我在亚视开工,一天两组戏,外景是早上六点开始,不到天黑导演都不肯放人。但是厂景那边是四点通告,他们自己不调度清楚,到时候就call我留话,叫我不准迟到,尽快回公司开工。你觉得留话的人会怎么想?肯定又觉得‘徐少强又迟到了’。但当时通讯不方便,还没有手提电话,只有call台,我没法马上通知他们:我不是迟到呀,我在那边紧赶工呢!好多误会,好多传言,就是这样传出来的。是,我推迟才到厂景那边是事实,但是不是因为我的错啊!工作上,由我入行到现在,只要我到现场,一定交足功夫,可以说,我是一个好演员,不想迟到,不玩失踪。应该说,我是一个很本分的演员。”

当时的事,徐少强没有忘记,整件事的每一细节,记忆清楚。“以前拍电视剧真是非人生活,拍天蚕变时的最高纪录是连续开工十三天,只能利用搭车时间打一会瞌睡。外景拍晚了要厂景等,厂景拍晚了要外景等,不是我没有责任心,是我没有办法同每个人解释,人们要讲要误会,我也没有办法。”

拍天蚕变的同时,徐少强正兼拍电影《名剑》,曾有数名大汉闯进嘉禾找他,要他返回丽的拍天蚕变,此事成为徐少强与丽的关系决裂的导火线。

“我觉得香港不同于台湾,不应该出动黑社会,郑少秋怕我有事,叫我躲一下。我第二天到丽的拍桌怼麦当雄,说要是再这样,以后就不拍丽的的戏了。”

后来有人做和事佬调停,徐少强才怒气平息,重新开拍。但是第一天复工,刚化好妆,施南生就到化妆间找他,说天蚕变换了顾冠忠演主角,叫他可以走了。

“丽的高层到化妆间来找我,说《天蚕变》不再需要我了。我还记得我是带着妆离开丽的的。”徐少强如今回忆起来已经释怀,“以前的恩恩怨怨,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天蚕变换人,最开心的肯定是TVB,因为收视跌,丽的就拿广告少了做理由,告我要赔三百万。不过,法官说我收丽的的钱总共也没有三百万,没有理由要赔。十四叔(张瑛)还活着的时候,对我说不能搞到事情这么大,后来我拍十集《秃鹰》,不收片酬,只收三万元车马费,算作双方和解,和气收场。”

丽的作为制片方,希望自己的演员服从每个环节安排,最好能毫无怨言招之速来,也实属是作为上级的人之常情。然而当年通讯、沟通渠道都不比现代,各项安排有冲突也未必就只有演员一方的责任可以左右。

当问起徐少强,当年拍《天蚕变》时,其实是他事业上的一个高峰,后来搞到被人换了出来,是不是会觉得是自己放弃了一个机会?他表示不能这样说。

“当时并不是说别人要捧我,而我不知珍惜。干这一行,运气绝对是重要的,没有运气怎么拼都没用。当然,也不是全靠运气,还是要靠自己的本事。”

徐少强的演艺历史中,《天蚕变》失踪事件,至今满城风雨,道听途说。不过,每次都被推到风口浪尖,被讹传成行贿黑对手的友台无线,确确实实与这件事完全无关。

 (《天蚕变》对于徐少强,红亦是为它,黑亦是为它).png

(《天蚕变》对于徐少强,红亦是为它,黑亦是为它)

在徐少强与丽的暂时不快,险些打官司的时间里,无线确实抛出过橄榄枝,想邀请徐少强过档,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最后也并未成功。如今徐少强仍然保持着从未曾在无线拍过剧的纪录,反而是在整个九十年代与亚视频繁合作,留下了《碧血青天杨家将》、《岳飞》等众多经典剧集,扮演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正面角色。

既然这件事的矛盾中心就在于丽的,那么“娘家人”睇怕是最有资格讲实话。亚视及其官方刊物上记载的,总比四十年来口口相传的内容要行到正。谣言止于智者,如果无线真能砸钱买通主角失踪搞垮亚视,徐少强却在事后仍然从来不与无线合作只与亚视拍戏,想必这将成为世界上顶亏的可笑交易吧,都会替无线不值啊!

三 不想被称作“浪子”

有关徐少强,和他的失踪事件同样在四十年里被代代群众和媒体前仆后继不断八卦的,就要数他的感情生活了。

“报纸动不动就写我是浪子,其实好多男艺人一样好多女友,但是我自己做的事我是大方承认,他们要讲究包装形象,搞的是地下情。”徐少强有点无奈。

记者便问,为什么对“浪子”这个字眼特别抗拒?

“好奇怪,好像从第一份报纸开始,次次都说我有很多女人啦,爱喝酒啦,⋯⋯大家只管数数,雪梨之前,有个阿Joe(注:阿Joe即徐少强的第二任太太何淑宽) ,阿Joe之前有个张小凤(徐少强的首任妻子),最多再算上丽的时期谈过一阵子的李茱迪,还有没有?将所有报纸放在一起,数来数去也就是这几个女人,什么叫做‘很多女人’?有的人一个月就能泡五六个,我又不是说‘喂,我给你多少多少钱,你陪我一晚’‘我让你做主角,你陪我一个星期’这样的无赖人,我只不过也是你情我愿的,彼此觉得交往舒畅、开心这样而已啊。”

四位夫人,五名子女,比起平常人,确实可谓是个传奇。对于过去的感情,徐少强表示事无不可对人言,但是不想影响前妻们。“她们(张小凤和何淑宽)都已经重新嫁人,生活不错,你可以写我,但不能拿她们做文章。我同阿雪去过婚姻注册处预约,但是当时我没有离婚纸,不可以登记。到我和阿Joe搞妥离婚,阿雪又要分手。总之,我与她无缘⋯⋯”

不知这份解释能不能对一贯以来“徐少强故意忘带离婚证,不肯与雪梨结婚”的江湖传说有个交代?当然,这固然也证明了还未与前妻离异就与雪梨大搞婚外情,在道德上无疑是错的。然而,是非曲直也只有当事人本身可以批判,民间以此添油加醋,黑上加黑,总是不妥。

“没错,我喜欢喝酒,因为我拍戏很辛苦,日晒雨淋,打生打死,冷天拍落水,热天穿棉衣,晚上喜欢出去喝下酒,和朋友们聊个天,猜个拳,然后就又被人说:哇, 每晚出去浪,这个人真靠不住。但是比我玩得厉害的人大有人在呀,为什么只拿我出来,说我是浪子呢?打架,我以前也是有过,但那是人先打我,我就还手了。我经常在外面喝酒,那是所谓江湖地盘,有时候难免会有误会。但是我肯定够胆说一句,在江湖上,我是一个最客气的人,无论是大佬还是无名小卒,我绝对不会一开始就得罪人。如果说,是为了饭碗,为了家里人,为了老婆而打架,那我一定打,对不对暂且不管。但是如果为了喝酒,为了你瞅我我瞅你,为了一两句话去打架,根本不值得。小则皮外伤,大则 断胳膊腿,没法工作,不值得。好多东西都是模棱两可的,你去外面问问,徐少强 是不是人很好?徐少强是个会挑起事端的人吗?好多人都凭第一印象去看人,看到一面,看不到另一面。”

徐少强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开朗豪爽的,并且经常说自己在娱乐圈多年摸爬滚打中,个人对万事都看得开,然而又有什么事情或经历会一度令他不快呢?

他毫不犹豫地说:“与雪梨分开咯!当时事业正陷于低潮,自己的生意又失败,很失落,很抑郁,每天都喝酒,忽略了家庭。但是事发前我俩并没有吵过闹翻过。有一天,她忽然带着孩子走了,我变得一无所有。若换着其他人,一下子失去所有的东西,很可能已经走上自杀之路了。那时候,每天做运动来发泄,幸好朋友多开解,但伤感不能免⋯⋯近年来,我尽量避免与记者说感情事,因为报章太过渲染了我如何风流花心,事实并非如此。”

接受东周刊采访的时候,徐少强又被问起——《天蚕变》之后,算不算是事业上一个低潮。

徐少强很当然地答不是:“当时只不过是在丽的这方面消失了,但是一样拍很多戏,台湾、泰国都有请我去拍戏,拍戏数量并没有少,赚的钱一样很多。或者说,我的运气虽然没有继续向上升,但是大环境仍然挺好。真正的低潮期,应该是八十年代末,电影市场刚刚转向喜剧潮流。拍喜剧,没有人会想到徐少强这个名字的。赚钱赚不到, 又要继续开支,没有办法很快赚到钱,就只能卖车,卖完Fair Lady(注:日产旗下跑车),又卖奔驰,卖伯爵表,值得的都拿去卖了。那一阵子,也就是雪梨离开我的时候。一夜夫妻百日恩 ,她要分手,我没办法,当时的我又没别的东西可以给她,只好装作潇洒的说:那间房里任何一样东西,我都不会带走,只要留两件衣衫。就这样,我一个人拿着几件衣服,就搬出了太子道的屋,口袋里只有几百块,当时拍《义胆红唇》的时候还是向石天借了一笔钱,在新世界酒店住了几个月。”

 (分手后多年,徐少强与雪梨依然可以坦然合作剧集,温和相处)01.png

(分手后多年,徐少强与雪梨依然可以坦然合作剧集,温和相处)02.png

(分手后多年,徐少强与雪梨依然可以坦然合作剧集,温和相处)03.png

(分手后多年,徐少强与雪梨依然可以坦然合作剧集,温和相处)

四 对仔女其实几好

雪梨离开之后,徐少强和子女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但雪梨却经常带一双子女出来见祖母,让她享受一下儿孙之乐。

“妈咪(徐母)每次跟他们见面,都会带他们去选礼物,有一次囡囡(女儿阿颖小名)选了一只巨型加菲猫,因为千多元一只,阿雪嫌太贵,只许她买一只三百多元的毛公仔 ,结果她就哭了。妈妈回来告诉我,我就把那只加菲猫买了回来,托我姐姐送去给她。”

阿颖现在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作为加拿大华人小姐冠军登入演艺圈,誓要与哥哥伟栋一样突破父母光环凭自己努力取得一番成就。在微博直播互动时她两度谈起童年,阿栋也在个人访问节目中向粉丝们证实,虽然父母在他们很年幼时就分开了,但是一直以来对孩子们很好,也一直有所联系。

 (当年阿颖参与选美比赛,父母共同支持,被媒体津津乐道).png

(当年阿颖参与选美比赛,父母共同支持,被媒体津津乐道)

被问及有没有想过父母分手会影响子女的心智发展的时候,徐少强说:“我想影响不大,她家有很多人,子女们有姨妈,又有舅舅,学习与人相处应该没问题,依我看女儿的性格一点也不孤僻,而且还很活泼,反而儿子的性格跟女儿相 反,他很内向,比较少说话。”他告诉记者:“我的家人常说阿雪是个好老婆,问我为何不去找她回来。”

然而当时雪梨去意已决,准备移民加拿大投奔母亲和姊妹。全职家庭主妈雪梨,不担心手停口停吗?原来开始筹备移民时,她已心中有数,储蓄了一笔钱,留待带去慢慢用。而且,徐少强也不会袖手旁观,对一双儿女一直照顾有加,按月支付费用。外冷内热的徐少强,对子女非常疼惜,知道他们要同母亲移民,心里感觉矛盾:一方面不舍得他们离去,另一方面又希望他们能够在当地优良的教育环境下成长。

在日子倒数的期间,徐少强心情忐忑不安,为了争取相聚时间,他把儿女都接回家 暂住,直至他们够钟上飞机为止。徐少强笑言,他做“二十四孝老爸”的这几个星期,每天慷慨解囊给子女购买带去加拿大的用品。儿子伟栋一个月内已先后托运了 两辆不同款式的单车,至于女儿颖堃则偏爱精致的文具。

以后的日子里,聚少离多,做父亲的徐少强可会买什么名贵礼物给儿女留念?有, 每人一支笔,希望他们在那边做人长进,用心读书。这两份礼物,徐少强已准备妥 当,但却保持神秘,打算在儿女们入闸前一刻,教诲他们时才拿出来。

对于这双儿女的养育费,徐少强则强调不会随他们移民中断,改变的只是支汇形式 :“我仍会按季电汇给妈妈。”

妈妈?徐少强解释道:“是雪梨的妈妈嘛。雪梨迟早会回港拍戏,交托给时走时回的她好像不太方 便,小朋友又理财无方,最可靠的人选就***莫属了。毕竟老人家处事细心,儿女交给她代为照顾,家用自然由她掌管。”

问徐少强每季支付多少家用供养儿女?“保守估计,一年约十五万港币。”他补充 。加币兑换港币汇率不低,生活指数飙升,这个数目差不多吧?雪梨觉得徐少强应 肩负养育子女的责任,按月向他收取定额的家用,实在是天经地义。

记者说笑地问,子女都不在身边,会不会觉得自己好失败?又会不会觉得对不起几个小孩?

徐少强坦率道:“以家庭来讲,算是失败。始终是自己的骨肉,我想他们的成长这个阶段 ,可以自己去养,去教。但是,既然要分开,全世界都会说是男方的不对,女人一般又都想要把孩子留在自己身边,就当作是弥补吧。这样的个例其实多到不得了,只不过我是娱乐圈的,所以招人瞩目。其实满大街都有这种情况,我已经很努力同孩子们都有见面、和他们唠嗑、花钱在他们身上。有的人,连自己爸爸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呀!”

 (徐少强与长子徐亦东、二子徐伟栋、女儿徐颖堃).png

(徐少强与长子徐亦东、二子徐伟栋、女儿徐颖堃)

记者们见到他,不管是出于关心、好奇或者八卦,都会问及与雪梨相关的事。而徐少强的回答几乎都是“你去问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啦”。把评判者的印章交到雪梨手里,不知算是一种洒脱,还是如他之前说的,是“想要弥补她”的意味?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清楚罗。

雪梨亦早看开,说起徐少强的时候,她说“我这一生最中意的还是他,只不过性格不能合到一起”。分开之后多年,两人在《天蚕变之再与天比高》中重聚,饰演情人,还是戏中投入默契并无压力,戏外仍能深情拥抱,甚至在一些活动偶遇,两人也还谈笑风生,雪梨更调侃徐少强,远没有坊间嚼舌的那般怨憎。徐少强也经常出现于儿女的合影中,乃至与米雪合作演剧、同入饭局,可见与雪梨一家相处依然坦荡,未见有所仇恨。

雪梨表示十七八岁时确实任性过自私过,无视姐姐米雪和母亲的生气和告诫执意陷入第三者之情,但是人无完人,都会犯错,自己也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从没后悔。虽然分手后曾经说过“我是看错人啦,想delete他!”,也一度因为回港发展事业、与被“丢”在加拿大的子女关系淡漠;好在后来都云开雾散,儿女现在都是“恋母狂人”,也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和温暖。她目前积极活跃于综艺节目、公益活动、舞台剧表演等事业,个性要强独立,自不希望八卦民众总把她视作“怨妇”、“弃妇”、“被玩弄”这样难睇的字眼,反复津津乐道三四十年前的轻狂往事。

港媒竞争激烈,因此报道习惯以夸张尖锐矛盾为噱头来引人关注,求得阅读量,从七十年代至今,凡是男女分手,无论理由为何,无论哪方主动,哪怕和平相处,不管是否情仍在,标题一律为“某某被某某玩够甩脱”、“某某对某某始乱终弃”、“某某遭多年玩弄”,用词不堪,实属矮化女性一方,呜呼!

其实,分手情侣或夫妻还能做朋友的并不少见,徐少强与第一任妻子张小凤分居乃至离异之后,有一段时间都仍然作为朋友一同打牌、游玩、留宿,直至各自重组家庭。如今社会这样的例子更是寻常,离异分手虽说明性格、价值观不同,但不是必然成为互相憎恨的仇人。当然, “出轨”二字确实违背道德忠诚,徐少强当时的婚姻观也确实不羁,缺乏责任感。但一来双方都已经为当年轻狂付出代价,二来两名成年人感情自发,即使做错也不属公诉案件,还是只有当事人和相关家人自己有权批判喔。

从其家人的各种叙述来看,几十年来被严重诟病的“徐少强从不给生活费”、“雪梨与徐少强断绝来往”、“儿女们不认徐少强”其实只是民众因为同情雪梨而臆测、甚至纯粹为了泄愤而产生的片面谣言。

分也好合也罢,毕竟是他人家事,经过四十来年的风云,当事人都早已云淡风轻,如今却在自媒体时代又频繁把陈年往事挖出来狂轰滥炸之,有点可怕咯!很多人将当事人骂作渣男渣女,甚至跑到徐家兄妹的社交页面说些难听话来让自己解气,看似是义愤填膺维护自己心中的正义感,却令对儿女的伤害有增无减。他们想说占据道德高地的同时也还请客观对待事实,万万不可令当事家人有所困扰!

从前没有网络,不能从权威渠道获得信息,再加上民间常根据自己的观点来理解事情、媒体又一贯喜欢以制造“耸人听闻”的标题作为引人关注的手法。很多事就一直不断被搅拌浊水,清者澄不清,糟粕也永远沉淀不下去。

当然,世道百样人,大家关注娱乐八卦的心情都不尽相同,况且现在更具影响力的小鲜肉小花朵雨后春笋一样递增,仍在关注大叔阿姨的定是怀揣某种情结。有的人是作为影迷希望看到一个比较客观的事实真相,藉此了解香港艺人或电视台的风风云云,有的则不需要费眼力了解长篇大论,只是嚼舌群众需要有个载体来骂几句,证明自己活得比谁不渣,或者不像哪个人被弃,来取得自我快乐。

总之无论是哪种,相信你自己相信的便是,毕竟TVB的经典名言,就是“你开心就好”啦!

 

访谈文字资料引用主要来源:亚视周刊、金电视、壹周刊、东周刊等

众多实体参考资料、网络资料、艺人访谈恕无法一一历数

感谢每个愿意认真看完的影迷和吃瓜群众

欢迎理中客的中古资料补充,禁止无脑谩骂

 

 

红花雨工作室 阿美

 

 

 

 

END


相关影视 (1)
天蚕变
Reincarnated
1979
1979-07-09
相关影视人员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