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的博客

https://www.hkfact.com/blog/u/3

博主资料

好小子

博客日志 : 41

博客访问 :

注册日期 : 2018-04-04

日志分类
未分类 (34)

三国演义主题曲版权纠纷

发表: 更新:
阅读(108)

谷建芬歌曲纠纷案水落石出 律师披露事件始末


2003年02月26日14:36 音乐生活报


3_28-3-329-58_20030226143613.jpg


3_28-3-328-58_20030226143614.jpg

歌曲编辑部的证明



3_28-3-358-58_20030226143614.jpg

吴振邦散发的传单

  2月12日,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吴振邦诉谷建芬侵犯著作权一案作出重审判决,决定对原告所诉称的,由被告完成的《三国演义》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等20首歌曲侵犯其著作权的理由不予采纳,其要求被告公开承认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经济损失、剥夺事业成功损失3200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再次驳回原告吴振邦的诉讼请求,诉讼费90010元,由原告负担。日前,谷建芬的代理律师葛小鹰向记者详述了本案的来龙去脉与事实真相。


一场简单的官司打了3年


  2001年3月15日,河南省焦作市群众艺术馆65岁的退休干部吴振邦向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起诉,状告著名作曲家谷建芬为电视剧《三国演义》所作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以下简称《滚》曲)等20首歌曲系抄袭、剽窃、繁衍、妄用自己创作的《中华之声》曲(以下简称《中》曲),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焦作市中院随即正式受理此案,使之成为我国首例审期最长的音乐著作权纠纷案。5月17日,焦作市中院法官专程前往北京谷建芬家中,送去传票。9月20日,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原告吴振邦将诉讼标的由起诉状中主张的500万元人民币提高至1600万元人民币,创著作权案索赔额新高,引起全国媒体关注,社会舆论哗然。

  2002年1月24日,焦作市中级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滚》曲并未剽窃《中》曲,驳回原告吴振邦的诉讼请求。

  吴振邦不服判决,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经河南省高院审理,裁定撤销原判,将案件发回重审。2003年1月22日,焦作市中院重新公开审理。原告吴振邦将赔偿金额追加到3200万元。2月12日,焦作市中院重审做出判决,再次驳回原告吴振邦的诉讼请求。

  本案实质上非常简单,只存在两个争议焦点,一是被告是否接触、占据了原告的歌曲,二是《滚》曲等20歌曲与《中》曲是否具有同一性,按理说官司应当很快了结,然而从立案至今,已经有3个年头。


谷建芬未曾见过吴振邦作品

  原告吴振邦诉称,1988年,《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联合举办“全国如意杯词曲作家、演唱家成才之路大选赛及系列讲座”,他把为李川、亦尘歌词《中华之声》谱好的曲子寄给《歌曲》编辑部,但久久没有回音。1996年10月至1997年元旦期间,他在市场偶尔听到《滚》曲,将两曲反复对照后,认为《滚》曲就是《中》曲的“描红”,而谷建芬当时是《歌曲》编辑部的编委,他表示有证据证明谷建芬同时是这次大赛的评委之一。吴振邦认为谷利用担任"大选赛"评委之机剽窃了自己的作品,造成自己“功败垂成,功亏一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残局”,损失巨大,因此将谷建芬告上法庭。

  而据谷建芬答辩,《三国演义》剧中的20首歌曲是她独立创作完成,与原告的作品毫无干系。这些歌曲是她在个人多年音乐素养积累的基础上,历经近4年时间写成,期间呕心沥血,可以概括为“听《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每写一曲,心动一次”。与谷建芬共同创作了《三国演义》中15首歌曲的词作家王健女士也证实了此点。

  同时,“大选赛”主办单位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也提供《证明》,证明谷建芬虽然当时任《歌曲》编辑部的编委,但只是参加一年一次的编委会,参与办刊原则和方针的制订,不参与日常工作;不是“如意杯”大赛的评委,未参加任何评审工作。另外,吴振邦的曲子并没有在正式的刊物或媒体上发表传播,只是在一本焦作地区的油印小册子上刊登过,所以谷建芬不可能从其他渠道获得。


两件作品没有同一性

  从专业的角度判定《滚》曲与《中》曲是否雷同、有无关联,成为判决此案的又一关键。吴振邦曾将两部作品并置一处进行比较,但却是将《滚》曲的第一句和《中》曲的第五六句、《滚》曲的第四句和《中》曲的第七句进行对比……并认为《滚》曲抄袭了《中》曲。而一大批著名作曲家通过对两部作品的分析比较,一致认为这是两个艺术水准完全不同,音乐动机、主题、旋律风格和意境根本相异的作品,两部作品不具有同一性。如王立平认为:“纵观两首歌有以下明显不同。即:内容不同,歌词不同,基调不同,风格不同,节拍不同,调性不同,旋律不同,情绪不同。”赵季平指出:“吴振邦创作的这首曲,从作品的整体感觉,到词曲组合的结构、节奏安排、旋律走向、音乐气质等诸方面和《滚》曲是完全不同的两首歌,根本扯不上模仿、抄袭。”

  由于两个作品显然不具有同一性,专家们认为若不是出于举证的需要,对两者进行比较实属多余。如赵季平就说:“今天这两首完全不同的歌曲打起了官司,真让我匪夷所思。”王世光也说:“出于对法治的尊重,我十分严肃地做出了以上的回答;同时,也为不得不回答这样荒诞的问题浪费了时间而感到遗憾。”


其余19首歌曲同样不存在剽窃

  吴振邦以主题音乐种子之说,推定谷建芬创作的《三国演义》其他19首歌曲系延用主题曲《滚》曲中的音乐种子发展而来,试图由此说明,其他歌曲也构成剽窃。然而吴振邦同样无法举出每首歌曲与《中》曲雷同的证据。由于他先入为主,在主观上已经认定谷建芬剽窃其作品,就必然导致挖空心思地设计其洋洋大篇的“技术证据”。他向法庭提供的所谓构成剽窃的证据,同样是被其肢解了的支离破碎的几个音节、乐句的随意对比,非常牵强附会,根本不能证明其主张。

  按照音乐创作规律,为同一电视剧创作的歌曲,存在某些内在的联系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并不能说明,这些歌曲相互雷同。特别是《三国演义》是一部历史巨作,地域横跨大江南北,描述的历史时期远达百年之久,塑造人物亦在百人以上。针对不同人物、不同事件和故事,谷建芬创作的19首歌曲不可能与主题歌相同。


原告二审涉嫌作伪证

  据葛小鹰介绍,原告吴振邦在二审上诉期间搜集了两个新的证据,即著名作曲家朱践耳和上海音乐学院教授陈铭志为他写的两段话,其中前者讲到“创作初期,应比着葫芦画个瓢……”,可是接下来却将谷建芬的《滚》曲当成了葫芦。后者认为《滚》曲与《中》曲“二曲的旋律特征有特点,音乐材料有高度的同一性”。这两段话令人感觉总体上比较含糊,且模棱两可,针对性不强,葛对其真实性、合法性产生怀疑,于是前往上海求证。两位作曲家在听取了情况说明后,大呼上当。原来,2002年1月底,吴振邦带着一个男青年去拜访朱、陈两位时,特意将《滚》曲与《中》曲拆散成片断,谎称是他学生的习作和民间音乐素材,请两位专家进行对比并写下意见。朱、陈两位当时不以为然,碍于情面,就写了一些关于一般创作原则和鼓励的话。未曾想吴振邦此后将其冠以“审视音乐大师――对《中》《滚》二曲雷同的意见”的标题,拿到法庭上充当证据。在明了事情真相后,朱践耳于2002年10月8日和9日写下《郑重申明》和《补充申明》,认为吴振邦采用“张冠李戴”、“移花接木”的不正当手段制造伪证,纯属“偷梁换柱”的欺骗行为。陈铭志也于10月8日写下书面材料,认为吴振邦“取证方法品位实在低劣,做事不够冠冕堂皇”,“是一次大欺骗”。

  不仅如此,据葛小鹰介绍,在二审上诉和本次重审期间,吴振邦印制了大量冠以谷建芬抄袭、剽窃其作品标题,内容为《中》曲和《滚》曲两个作品对照的传单向社会散发。不过此时,两个作品已经被他肢解得支离破碎。在对比中,为了造成一种二者谱面相似、音乐相同的假象,吴振邦把自己的作品改动了16处,将谷建芬的作品篡改了5处,使二者在音乐外在形态上靠近。这种削足适履的欺骗法庭、愚弄公众舆论的行为,既破坏了谷建芬作品的完整性,又构成对谷建芬名誉权的侵害。而在法庭上,当被告律师对此质证时,吴却说作品嘛,总是要有改动的,让人啼笑皆非。


名人官司引发的思考

  综观本案,事情并不复杂,是非曲直也很清楚,然而就是这么一件稍具音乐常识的人都

  能看出其荒唐的事情却在社会上闹得沸沸扬扬。应该说,本案发生的直接原因,是由公民使用诉权不当、滥用诉权引起的。

  时下流行的打名人官司,其中滥诉情况就比较突出。分析打名人官司,至少存在三种类型:一是名人确实侵权,二是名人没有侵权却偏执地认为名人侵权,三是借与名人打官司获取名利。近年来的名人官司多属后两种情况。从深层原因分析,此类官司的发生,在一定程度源于某些人因社会分配不公和不满个人境遇而产生的狭隘心理。

  为了健全我国的诉讼制度,葛小鹰认为,除了加强公民的法律意识,人民法院在审查立案时,不能仅局限在程序要件上,对实体要件亦应作必要的审查。对知识产权等某些专业性较强的案子,可以增加前置专家论证程序,对专业性问题由专家做初步评审,同时,技术上应制订出量化的标准,例如规定两个音乐作品连续几小节雷同可以视为侵权,有了标准后,判断就很简单了。

  对于本案重审判决,不管吴振邦是否决定上诉,再讨论下去已经没有新意了,不过我们的思考还得继续。就像谷建芬所说,这件事对普及《著作权法》很有好处,“希望大家不仅仅把它当作名人官司看热闹”。


本报记者侯桂新





三国演义的主题曲版权纠纷前前后后


作者:夏有成 王暑光  发布时间:2003-02-24 15:08:29



    把《三国演义》搬上银幕或屏幕是我国艺术家多年的夙愿。中央电视台从1990年8月召开剧本创作会议始,到1994年8月后期制作完成止历时4年,投资近亿,终于将《三国演义》以全本拍摄的方式奉献于观众。而该剧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也随着电视剧的播出瞬间传遍大江南北。

    这首《临江仙》主题曲的曲作者著名作曲家谷建芬女士。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临江仙》这首词似乎调动了自己几十年的思绪、对人生的感悟,集中了自己一生创作民族音乐的精华、一生的酸甜苦辣。三年中,自己只是很自然地接受,很扎实地创作。然而,这一次创作对谷建芬来说非同寻常,她把它看作是创作生活的一个历史性的总结。因为创作的是《三国演义》中的歌曲,并非一般的通俗歌曲,要求创作基点在于古今契合,所以谷建芬既运用现代通俗易懂的曲调,又加入历史的沧桑感,以90年代人们能够接受的喜、怒、哀、乐表现1800年前的人的精神面貌。谷建芬严谨的创作状态使得她投入得很充分,这是她创作艺术中的一次大调整。谷建芬很珍惜创作的机会,她把积著的潜力在这次创作中都被发掘出来了。

    然而,就是这一曲集中了她一生创作民族音乐的精华、一生的酸甜苦辣的歌曲,却惹上了一场官司。

    吴振邦,河南省焦作市群众艺术馆退休干部,副研究员。1988年,《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联合举办“全国如意杯词曲作家、演唱家成才之路大选赛及系列讲座”(以下简称“大选赛”),他看到作者李川、亦尘的歌词《中华之声》有意境、有层次,立即产生创作的灵感。随后,他就把谱好的《中华之声》曲子(以下简称《中》曲)按照“大选赛”的要求连同自己的其他两首得意之作及报名费8元一并寄给北京农厚馆南里10号《歌曲》编辑部“成才之路”办公室。但是,经过漫长的等待,吴振邦谱的曲子不仅没有入选,而且如石沉大海。1989年,《中华之声》编入焦作市音乐舞蹈工作者协会同庆40周年《创作歌曲选》(焦作市群艺馆印)。

    1996年10月,吴振邦在市场上偶尔《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歌曲旋律,总觉得其中某些旋律和他参加“大选赛”时名《中华之声》所作的曲子有些相似。于是,他查找有关《滚》曲的音像等资料,审听汇谱、反复与《中华之声》原稿对照、辨别,最后他认为《滚滚长江东逝水》就是自己谱的曲子的“描红”。再查,他竟然发现《滚》曲作者竟是我国著名作曲家谷建芬。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拿起法律武器辩别是非。于是,吴振邦多次往返于北京、焦作两地,进行调查取证,并通过律师多次向北京、焦作两地法院起诉。但是,由于高昂的诉讼费和其他原因法院终未能立案。吴振邦认为自己作品被侵权,法院却一直立不了案,吴振邦是非常着急。为了打官司,数年之久的诉讼之路,吴振邦收集到了大量的有关著作权纠纷案例,经过对照和查看,最后,吴振邦决定在焦作起诉被告。2001年3月15日,吴振邦向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并通过法律援助中心申请缓交诉讼费,法院最后批准了吴振邦缓交诉讼费申请,并决定立案审理。

    谷建芬于2001年4月中旬接到起诉书,委托了北京市贝朗律师事务所葛小鹰律师及在法定期限内提交了答辩状。

    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于2001年9月20日、11月9日开庭审理了此案。原告吴振邦及其委托代理人焦作市华凌律师事务所闻新华、卢玲和被告委托代理人北京贝朗律师事务所葛小鹰、北京中国音乐研究所研究员曾遂今到庭参加了诉讼。

    庭审中,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辨事实和理由归纳以下三个焦点:

    焦点一:谁是《三国演义》主题曲《滚》曲的著作权人。原告吴振邦向法庭提供了《中华之声》的原稿和草稿,以及1989年10月份刊登吴振邦作曲的《中华之声》歌曲的焦作市音乐舞蹈工作者协会编印的《创作歌曲选》。同时,还有1988年《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联合举办“大选赛”的参赛通知和证明谷建芬为编委、辅导团成员的报名细则,以及证明原告吴振邦参加了“大选赛”的证人证言、二份邮寄证明、回执、收据和证明被告谷建芬为“大赛选”评委的录音一份。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苏夏的《歌曲写法》摘要。原告提供以上证据的指向是:原告创作了《中》曲并在有关杂志上发表,同时证明原告参加“如意杯”大奖赛的事实,被告作为评委,有机会接触到原告的作品,且指向两曲的相同之处,被告剽窃原告作品。

    法庭上,原告吴振邦聘请了焦作市第十一中学的教师对照演唱了两首曲目,原告吴振邦又满怀激情地现场演唱了《中华之声》歌曲,原告歌毕,经法庭允许,原告又用录音机播放了一次《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录音磁带。

    对以上原告出示的证据,谷建芬作出如下质证:认可原告的《中》曲原稿、草稿,但“创作歌曲选”属内部刊物,只在焦作地区交流,并非公开的交流(全省或全国),不能视为发表。参赛通知、邮寄证明不能说明是邮寄到哪里。被告不是评委,仅是编委(属惯例),并不能证明能拿到原告的作品,被告并未参与评奖。苏教授的书只说明作曲方法。视听资料不能证明两曲相同。关于录音,必须经过被录音当事人同意,而原告却未经被录音人同意,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事实上录音谈话中的五个人(钟立民、张宁、王酪、黎海、茅地),只有张宁、钟立民为当时的评委,谷建芬是在评选后去给获奖者授课的,不是去参与评选。

    被告谷建芬提供以下证据:⑴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编辑部的证明,谷建芬是编辑部的编委,只参与本刊办刊原则和方针的制订,不参与日常工作。大奖赛时,她不是大赛的评委,未参加任何评审工作。⑵中国音乐家协会杂志社社长、中国歌舞厅音乐协会秘书长、原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编辑部主任冯世全的调查笔录。说明谷建芬没有担任歌曲创作专题评委,仅是作曲家辅导团成员。⑶词作家王健的调查笔录,说明《滚》曲的创作过程。⑷参赛通知。⑸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的证明(歌曲创作专题评委名单)。⑹获奖的《中华之声》歌曲的曲作者原中国录音录相出版总社编辑董兴东证言。证明自己为李川、亦尘歌词《中华之声》创作的曲谱被评为创作金奖。⑺获奖的《中华之声》歌曲的词作者李川证言及其获奖证书,证明董兴东为获奖的《中华之声》曲作者。⑻获奖歌曲《中华之声》。⑼视听资料(现场演唱《中》曲与CD播放《滚》曲)。以上被告提供的证据指向是:谷建芬并不参加《歌曲》杂志的具体工作,作为该杂志编委,只是参加一年一次座谈,对刊物的工作进行原则性的指导。88年3月-8月于北京中国音乐家协会《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联合举办的全国“如意杯”未来词曲作家、演唱家成才之路大奖赛与系列讲座,歌曲创作专题评委是钟立民(歌曲编辑部副主编)、张宁(副主编)、冯世全(主任)、温弘之(副编审)、任向群(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副编审),谷建芬不是评委,不可能接触到原告的作品,当时入选歌词中有李川、亦尘的《中华之声》,为《中华之声》作曲获奖的叫董兴东(原为中国录音录相出版总社编辑),谷建芬是作曲家辅导团成员,为获奖者讲过课。原告吴振邦根本没有入选,没有机会到北京参加学习,被告不可能见过原告。谷建芬《滚》曲创作过程:90年底,《三国演义》剧组对片头歌曲招标,谷建芬投了一稿中标了,但对第一稿并不满意,仔细研读《三国演义》原著及有关资料,寻找豪迈、宏伟、苍凉的气魄和感觉,经多次修改,写就了第二稿,后来剧中用的是第二稿。

    被告代理人认为,原告是先设定谷建芬侵权,然后才用各种手段来证明,有“构成虚假事实”的意图。视听资料与当庭演唱印证两曲的不同。此案虽然保护了原告的诉权,但却损害了被诉人的权益,对谷建芬的伤害是很大的,是很不公平的,显然,原告方对著作权法的了解还是不够的,因此被告方将保留反诉的权利。

    对被告的举证,原告提出以下质证意见:对于杂志社的证明,如其承认剽窃则对杂志社的名誉有影响,故不能认可。冯世全为当年杂志的编委,有利害关系,且参加了庭审旁听。对王健的音乐分析无异议。对《滚》曲的创作过程不足为信。杂志社当年并未公布评委名单。对视听资料、演唱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称清唱与配器后的歌曲效果不同。对于七位专家的意见,原告认为他们未站在公正立场上讲话,属不实之词。

    焦点二:赔偿数额问题。法庭上,原告吴振邦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他各种经济损失1600万元。对此,被告提出以下质证意见:新闻报道与本案无关,谷建芬获酬说明著作权受到保护的事实,原告要求赔偿数额无依据。

    焦点三:诉讼时效问题。原告吴振邦说,他从发现被侵权之日起就进行了反复调查、取证,于1997年4月起,先后聘请律师向焦作市解放区法院、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口头诉讼过,因诉讼费所碍,此案待立。1998年2月15日后,以诉状向北京和焦作两地法院起诉。况且,被告的侵权歌曲一直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并未停止过对原告的侵害。因此,没有超过诉讼时效。被告人的代理人认为,原告称其在1996年10月-1997年元旦就发现电视剧《三国演义》剧中《滚滚长江东逝水》等20首歌曲系被告抄袭、剽窃其1988年为李川、亦尘歌词谱写的《中华之声》歌曲。根据《民法通则》规定,原告应在1999年元旦前的诉讼时效期间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原告却未提出,而是在诉讼时效已过两年多后的2001年3月才提出。因此,人民法院应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过两次开庭审理,2002年1月24日,河南省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认定:原告吴振邦系《中》曲的作者,对该曲享有著作权。该曲(作品)已于89年在焦作“创作歌曲选”上公开发表,被告称只有在省、国家的刊物上刊登才叫公开发表,无法律依据。原告吴振邦称在88年《歌曲》编辑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联合举办的全国“如意杯”词曲作家、演唱家成才之路“大奖赛”及系列讲座期间,被告谷建芬占据了其投向“大奖赛”的《中》曲,证据不足,不予认定。王立平、赵季平、徐沛东等七位作曲家从《中华之声》和《滚滚长江东逝水》两曲的艺术及技术诸方面进行分析认为两曲不具有同一性,《滚滚长江东逝水》不存在对《中华之声》的剽窃。原告吴振邦没有充分的理由和证据去否定专家意见。据此,被告谷建芬答辩称的《滚》曲与《中》曲完全不同,毫无干系的理由成立,应予以支持。《滚》曲原创作者应为被告谷建芬,谷建芬是《滚》曲的著作权人。故原告吴振邦关于《滚》曲是对《中》曲剽窃,应赔偿1600万元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鉴于知识产权侵权连续性的表现形式,被告答辩称原告吴振邦起诉已超诉讼时效的观点不能成立,依法不予以采信。

    此案经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吴振邦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0010元,由原告吴振邦负担。一审判决后,吴振邦并不服一审判决,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

    2003年1月13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撤销焦作市中级法院一审民事判决,并要求焦作市中级法院对此案重新审理。

    2003年1月22日,焦作市中级法院在3号审判庭对此案进行了开庭审理。原告吴振邦和被告委托代理人北京贝朗律师事务所葛小鹰、北京中国音乐研究所研究员曾遂今到庭参加了诉讼。

    原告吴振邦向法庭提供了《中华之声》的原稿和草稿,以及1989年10月份刊登吴振邦作曲的《中华之声》歌曲的焦作市音乐舞蹈工作者协会编印的《创作歌曲选》,以及《滚滚长江东逝水》曲和《中华之声》曲的对照表,说明《滚滚长江东逝水》及其他20首歌曲都是占据、抄袭《中华之声》曲。同时,原告吴振邦将诉讼标点增加到3200万元。法庭要求原告吴振邦在十日内补缴诉讼费。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代理人进行了口头答辩。

    鉴于《滚滚长江东逝水》曲和《中华之声》曲,法院以前已做过法庭调查、质证和认证,此次开庭不作为重点,仅就其他20首歌曲与《中华之声》曲进行法庭调查。

    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责编/刘运荣




155_488559_598c2b148a136f4.jpg



334204_1.png



155_488559_59be1c226e42c9e.jpg

相关乐曲 (1)
评论